<rt id="2o2ce"></rt>
<rt id="2o2ce"><optgroup id="2o2ce"></optgroup></rt>
<rt id="2o2ce"><optgroup id="2o2ce"></optgroup></rt>
<acronym id="2o2ce"><small id="2o2ce"></small></acronym>
<rt id="2o2ce"><small id="2o2ce"></small></rt> <sup id="2o2ce"></sup>
<rt id="2o2ce"><small id="2o2ce"></small></rt>
<acronym id="2o2ce"><center id="2o2ce"></center></acronym>
<object id="2o2ce"><sup id="2o2ce"></sup></object>
<sup id="2o2ce"></sup>
<acronym id="2o2ce"></acronym>
<sup id="2o2ce"></sup><acronym id="2o2ce"></acronym>
<acronym id="2o2ce"><center id="2o2ce"></center></acronym>

2019-09-03

懂懂日記 發布于:2019-9-3 14:08 分類:懂懂2019年日記  有 27 人瀏覽,獲得評論 19 條  

  孩子馬上開學了。


  有項作業沒完成,就是要去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打卡。


  二選一。


  要么,孟良崮。


  要么,臺兒莊。


  我傾向于臺兒莊,至少是抗日戰爭,之前帶孩子去過,他已經沒有新鮮感了,不想去,何況路途遙遠,算了,就近吧。


  就近我還是不想去孟良崮。


  因為孟良崮是內戰,擊斃的還是張靈甫,總覺得心里別扭,自己人打自己人,怪心疼的,想來想去,還是去紅嫂紀念館吧。


  紅嫂?


  就是用乳汁救小戰士的那個。


  紀念館很小,一共也沒幾個人,除了我們一家,還有一組是來團建的,局部幾個認識,握手,寒暄,問中午要不要一起喝點?我急忙擺手,不行不行,開著車。


  這里我來過N次,我都能當導游了。


  偶爾遇到有喜歡戰爭歷史的讀者,點名要來看看,我就帶過來了,但是我真的不適合做導游,因為我知道太多野史,若是真讓我講解,那我就成了畢姥爺,我之前玩速降車的時候,經常來這里,村民都很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版本。


  所以,聽正規導游講講,就挺好。


  兒子很認真地看了介紹,看了宣傳片。


  拍照,打卡,發給老師。


  上車后,兒子問我:爸爸,這些事都是真實的嗎?


  我說,應該是。


  媳婦在旁邊很生氣地說:有你這么教育孩子的嗎?什么叫應該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哪來的應該是?


  我對兒子說,若是你以后要當個藝術家、作家,那就要比別人多一些思考,凡事都要問自己一句,真是如此嗎?爸爸為什么說應該是真的,因為爸爸沒有經歷過那個年代,所以沒有準確的判斷,英雄不是憑空產生的,英雄出自作家之手,我認為是有人物原型的,但是更多的情節是作家雕刻的,例如把家里僅有的兩只雞殺了。


  媳婦火了:你這個人有病是吧?你若是這么覺得,你帶孩子來干什么?


  我說,老師讓來的。


  媳婦問,那你爺爺上報的事跡也是假的?


  我說,打日本鬼子的部分是假的,我爺爺參加的是渡江戰役,他壓根沒打過槍,也沒拿過什么大砍刀,他是炊事班的,而且屬于駐地,參加渡江戰役也是大部隊過江后才過的。


  媳婦說,還有你這種人,連自己的親爺爺都黑。


  我說,不是黑,是實事求是。


  氣得媳婦不說話了,戴上耳機,放下座椅,蒙上頭,睡覺去了……


  兒子問,那作文怎么寫?


  我說,爸爸說的這些,不能寫,把你今天看到的這些事跡復述一遍,然后談談你受到的啟發,例如國家有難,匹夫有責,寫寫你的愛國心。


  他問,我們跟日本到底有沒有仇?


  我說,過去有仇,現在是好朋友,你和樂樂弟弟不是在日本玩的很開心嗎?當時不是說要在日本定居嗎?


  他說,那時候小,不知道日本鬼子。


  對于“戰爭”教育,我一直都是持反對意見的,但是咱也不敢說,怕砍頭,對于孩子,我們更多的要傳遞愛,而不是仇恨、戰爭,你知道為什么戰爭每隔幾十年就要爆發一次嗎?


  因為和平久了,人們就容易浪漫化戰爭。


  NOWAR!


  離紀念館不遠,有家炒雞店,也算網紅店,景色好,口味正,關鍵是價格也高,能來消費的都是一些“有身份”的。


  我給媳婦轉了5000元,在微信上標注:祝岳父岳母中秋快樂。


  媳婦不生氣了。


  說了一句:謝謝。


  我說,不用客氣,我做的本身就不夠好。


  我去廚房問:能點半只不?


  老板盯著我看了大半天,意思是哪來的這么個怪胎?開店這么多年,從來沒人點過半只……


  我們吃不了一只,難道不能點半只嗎?


  不行!


  那能否這樣,給我們上半只,然后打包半只?


  可以!


  點了三個菜,一只雞,然后我特意叮囑廚師:我有病,不吃鹽,切記少放,甚至不放,否則我不要,我又跟老板叮囑了一遍,他答應。


  大部分桌都是地桌,就是在樹林間。


  我不喜歡鬧騰,問有沒有包間?


  有。


  人家反而都不喜歡進包間……


  外面兩桌是團建的那些,又打了個招呼,非讓我們一起坐下,咱哪好意思,關鍵也不熟,只是酒肉之交,另外人家都是干部,咱算個毛?臨時工身份。


  坐下,等上菜。


  兒子問,成語里的速戰速決一般是指多久?


  我說,打仗是個慢活,是以月為計算單位的,一般是這樣的,你到了沂蒙山了,例如你扎營在孟良崮了,那么我再派部隊過去圍困你,一圍可能就是三兩個月,真打起來了,可能就是兩三天,戰爭就結束了,打仗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籌備,真正交火,是很短暫的,這種幾個月的戰役都算快的了,例如淮海戰役這種大型戰役,一打至少一年。


  但是,歷史書會給人錯覺,以為兩隊直接在那邊約架,打了兩天,結束了。


  不是。


  戰爭是漫長的。


  越是古代,籌備期越長,一場戰爭可能光籌備就要十多年,我們最熟悉的就是三國,三國為什么在歷史中名氣最大?


  原因就一個:作家!


  其實,每個朝代都很精彩,都有故事,只是缺少作家。


  若是把今天放到歷史長河里。


  我們屬于沒有故事的年代,被歷史書一筆帶過,那我問你,你覺得今天不精彩嗎?沒有故事嗎?


  也有!


  三國時期經典的戰役就那么幾場,但是你知道三國持續了多少年嗎?


  前后九十年。


  等于從民國時期,到今天,也就是說,三國時期其實大部分時間也是和平年代,戰爭只是偶爾局部約一約。


  現在孩子愿意學理科的少了,主要是覺得太難了,過去物理是物理,化學是化學,生物是生物,現在全是錯綜復雜交融在一起了,難度系數更高了,而且要以數學為基礎,所以大家開始選歷史,選地理。


  我認為,孩子還是要選理科,為什么?


  理科可以培養一個孩子的基本科學觀,邏輯能力。


  至于歷史、地理,這些都不用擔心,等他長大成人了,他自然有機會慢慢就懂了,例如我地理與歷史并不好,我是理科生,但是我今天掌握的相關知識一點都不輸文科生,為什么?


  我親自去走過,看過。


  但是,你讓一個文科生成年后再去研究物理化學呢?


  沒有可能了。


  錯失了最佳的機會。


  即便我有耐心培養兒子成為藝術家、作家,我也會讓他選理科,因為嚴謹的邏輯與現代性才是目前藝術家們、作家們最缺少的。


  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春宮圖。


  春宮圖有兩大特點:


  第一、身材比例普遍失衡。


  第二、多畫有偷窺者。


  為什么身材比例會失衡?因為中國的古代畫家普遍是沒有學過素描的,不知道如何處理“立體”,你看早期畫的房子,也是歪扭的,而你看同期的歐洲繪畫呢?那就嚴謹了太多,甚至人家能玩雕刻,塑像才是更高一級的藝術,那是純立體的。


  哪怕他們學過幾何,會畫立方體,也不至于如此失衡。


  那《清明上河圖》是不是要好點呢?


  只能說好點,但是放到今天而言,一般般了,《清明上河圖》為什么不能理解為寫實畫法?因為他有寫實的心但是沒有寫實的力,只能是半工半意,準確的定義,就是風俗畫,跟咱家的年畫差不多,只是畫的內容多了而已。


  所以,我的觀點是,孩子教育必須要接受自然學科的培訓,就如同想成為畫家必須先學素描是一個道理,這是一個孩子的底層邏輯。


  有一個現象很有意思,學文的人,一般都是一信一療程,中醫,國學,佛學。


  本質就是缺少了基本的科學素養。


  還有,無論過去還是今天,凡是上街鬧騰的,喊民主,喊革命的,基本都是文科生,總覺得自己有一顆解放全球的心,特別是學哲學的,學歷史的,總活在歷史偶像里,想變身歷史推動者,所以,我們稱其為廢青。


  這是我個人觀點。


  吃過飯,打包,媳婦和兒子去洗手間了,我就坐在走廊的馬扎上看那些人喝酒,有的喝啤酒,有的喝白酒,白酒就是20元一瓶的本地酒,雞骨頭、餐巾紙扔的滿地是,當時我就在想,這些人還算是本地比較上層的,吃飯的方式還是農村吃法,可能需要再過一代人,吃相才能不那么難看。


  這是成長環境問題。


  我推測,他們多數跟我一樣,是農二代。


  記得有次我去拜訪一位高中老師,兩口子都是農村娃出身,他們家給我的感覺就是農村的家搬進了城市,沒有任何區別,有的垃圾就直接扔在地板上了,農村就是如此,沒有垃圾桶的概念,每天掃那么一次。


  茶幾上放個碗,應該是剛吃過面條不久,那碗還有個小缺口。


  一代優雅,需要幾代人的沉淀。


  你看城里這些姑娘,說姑娘不準確,就是三四十歲的女人,特別是正經上班的,哪有跟網上那些姑娘似的穿著很性感的內衣?


  多是棉布的,大尺寸的褲衩,跟農村版的沒區別。


  不是個例,普遍現象。


  問媳婦是回家還是轉轉?


  兒子想繼續轉轉。


  那我帶你們去越野吧,這里有處工地,朋友在這邊搞旅游地產,我提前電話聯系了一下,恰好在,不過正在鎮上吃飯。


  那我先去等著。


  今年,我也瞅準了這個地方,一直在物色合適的地皮,但是現在是人人都在搞地產的時代,想運作的人太多了,所以不能盲目出手,但是呢,也可以坐山觀虎斗,反正任何土地最終都要通過競拍,只要價格合適就可以,旅游地產還是有機會的,快進快出,關鍵在于策劃、定位、資金、營銷。


  這個地方為什么好呢?


  風景的確好,天也藍。


  我那個做地產的朋友姓梁,沒讀過書,土生土長本地人,在村里當村長還是啥,我認識他的好朋友,臨沂大學的一個女孩,我們是這么認識的。


  他吃的很匆忙,來了,開了輛大霸道。


  先圍我車轉悠了三圈:你這車好……


  我說,一般一般,只有開豐田的人才懂這個車。


  他說,要是有自動檔就完美了。


  我說,是自動檔的我就不買了。


  他說,你來了正好,我們起了幾個名,你看看,該選哪個?


  我看了看,全是大氣磅礴型的,XX國際,XX園林,XX御府。


  我說,本地這幾個鄉鎮里,名字最好的就是“院東頭”,多有味,別的要么太大,要么太土,例如還有地方叫諸葛,還有地方叫三十里,名字寧愿起小不起大,現在凡是叫XX國際的,基本都是縣城小區,XX國際大酒店的,一般也是縣城的,只有沒有實力的人才喜歡在名字上做文章,為什么不降幾個調呢?起個有特色的?有底蘊的,又不那么拗口的。


  本地這幾年開的樓盤,哪有名字小的?


  再過十年八年,就成笑話了,這就如同我們村修了一條路,叫郁金香大道,每次從那走我都覺得有意思,村里人都沒見過郁金香,你給起這么個奇葩的名。


  不是我們村起的,應該是鎮上或縣里起的。


  有文化,怎么不讀過高中?


  我在的單位要錄入新生兒信息,現在出現了一個很嚴重的現象,越是農村的,名字越奇葩,為什么這名字這么奇葩?


  花錢找人起的。


  有些字我都不認識,而且四個字的越來越多。


  都是缺五行的。


  你知道你五行缺啥吧?


  缺智。


  那反過來看大學教授家的孩子呢?


  名字普遍很簡單。


  下午,我在騎車,主任給我打電話,要我們一家晚上去她家吃飯,順便拿月餅,我之前送她月餅券的時候開過玩笑:別忘記了送我月餅。


  她當正事了。


  我問,吃什么?


  她說,我包水餃你們吃。


  我說,行。


  我接著打電話給媳婦,讓她買點菜,先去,幫著包包水餃,炒炒菜……


  媳婦拒絕了,說她很忙。


  我媳婦是南方人,不大理解北方的規矩,北方的家宴一定要有參與感,幫著一起做做飯,這樣才覺得是好朋友。


  若是只去吃,很不好。


  我加快了騎車的速度,25公里處也沒有休息,直接往回返。


  回家,洗澡,換衣服,接著帶老婆孩子出發,我覺得肯定要喝點酒,所以就打了輛出租車,走到商場的位置時,我讓出租車等一下下,我去買點東西,不能真的空手去人家。


  我跟師傅也提前講好了,我五分鐘就出來了,我多給你10塊錢。


  他說,不用多給錢。


  我說,沒事,畢竟也耽誤你生意。


  我看媳婦精心化了妝,眼睫毛老長老長了,我不知道女人為什么喜歡這種裝扮?其實男人是很討厭這種的。


  沒有男人告訴她們嗎?


  我問出租車司機:現在買套出租車手續多少錢?


  他說,十多萬。


  我問,最貴的時候多少錢?


  他說,32萬。


  我問,我是叫的滴滴,為什么派了出租車?


  他說,最近剛整合的,滴滴還算有良心,有活也給我們派,你別忘了,滴滴是我們這些人幫著干起來的,結果我們干起來以后他們卸磨殺驢。


  我說,那些跑滴滴的成本比你們低。


  他說,是的。


  我問,有沖擊嗎?


  他說,怎么沒沖擊?你沒發現路上沒人招手攔出租車了嗎?但是我覺得國家肯定管,總不能讓黑車如此的猖狂吧?


  我問,你車是承包的還是自己的?


  他說,我自己的。


  我問,哪年的手續?


  他說,我就是32萬買的,大前年買的。


  我問,那回本了嗎?


  他說,肯定回本了。


  待下車后,我仔細想了想,他所謂的回本,其實是錯誤的,應該這么講,是他這幾年全虧進去了,對不?


  咱沒敢多問,若是敢問,那么會問一句:為什么不在25萬的時候止損?


  然后第一時間轉到滴滴司機。


  不是比今天賺的多嗎?


  越是老百姓越沒有止損的意識,這就如同我球友的股票從15萬跌到了2萬元,我問他為什么不賣?


  他說,我就不信,漲不回來了?!


  主任家是子母樓,一大一小,她住小的,80平左右,大的父母住著,從陽臺有個門可以直接通過去,房子戶型設計的真好,她父母不在,我們也過去參觀了一下,南北通透不說,關鍵是層高高,咱不由地感嘆,在前些年,就是公務員還是特權階層時,他們的日子真夸張……


  這個小區名字就很土,土得你都懷疑是個城中村。


  里面又是另外一番世界。


  這又是另外一種生活,城三代的生活,家里收拾得井然有序,關鍵是很有品,拖鞋全部消毒過,然后又塑封了,放鞋柜里,來人時再把塑料包裝撕開。


  我兒子長的丑,但是跟我一樣,特別討女孩子喜歡,特別是出去參加游學班之類的,一群女孩搶,他坐著不動,女孩們幫他拿自助餐、飲料,現在各自都回家了,還給我兒子郵遞禮物。


  沒一會,我兒子跟主任家閨女就玩到一起了,去樓下玩去了。


  我們幫著收拾飯菜。


  拿紅酒出來,醒酒。


  我說,這酒是我賣的。


  她說,????


  我問,誰送你的吧?


  她說了一個人名,做匯票業務的。


  我說,他從我這里買的,批發價30元一瓶,零售68元,也是法國進口過來的。


  她說,都說這個酒口感很好。


  我說,越是便宜的酒,口感越好,但是不能醒,一醒就沒味了,他們是把口感設計為了開瓶就有大酒的感覺,但是沒有厚度,這個酒很受歡迎,我可以教你怎么分辨酒好酒壞,你把塞子起出來以后,塞子上信息越豐富的,酒價越高,這種只有個花紋或純白木塞,都是低端酒。


  她說,我還心想弄點好酒給你喝。


  我說,我們日常接觸到的紅酒,基本都是類似的酒,這已經算是很不錯的酒了,多數都是1歐酒,真正到了30歐以上的,都是全球知名的品牌了。


  她說,那以后可要注意了。


  我說,要么買張裕,要么買列級莊,整個縣城的酒莊都在賣忽悠,不忽悠不賺錢,我賣150元一瓶的酒,拿貨是80元,本地酒莊普遍賣500元以上。


  她說,那別的,我只有青島啤酒了。


  我說,也很好。


  她說,主要是我家沒喝酒的,不懂這些。


  我越看這房子越喜歡,這些人當初真會設計,真會享受,而且每家每戶還有個大露臺,跟空中別墅似的。


  我說,什么時候你這房子不住了,賣給我。


  她說,好。


  我說,這房子肯定1萬多一平。


  她說,有一套讓法院給查封拍賣的,拍到400多萬。


  我說,那我買不起。


  她問,上班一年,什么感受?


  我說,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覺得所有人其實都是普通人,哪怕一把手其實也很“無助”,并非我過去想象的那樣,想怎么就怎么,其實權力也很小,很多事也特別的為難,在處理一些棘手問題上,跟我們這些臨時工的水平差不多。


  她說,本來就是,社會對他們有誤讀。


  我說,還有就是老百姓喜歡黑化他們,例如咱單位退休的那個,都說他睡女人,仿佛都在現場看到了一般,添油加醋,越傳越玄乎,我跟他打過交道,是我對他的果園感興趣,說話聲音特別小,很溫柔,我問他咋這么溫柔?他說上班的時候聲音大,現在退休了要小心翼翼,千萬別得罪人,就是你怎么都無法把他本人與傳聞聯系到一起。


  她說,我給他當過一年秘書,當時上下班都是我順路接著他,至少我覺得他不是那樣的人,每次在酒桌上有類似的討論,我都現身說法,然后你知道他們怎么噎我嗎?那為什么提拔了她們沒提拔你?


  我說,有道理。


  她哈哈笑了:那我就沒法解釋了。


  我說,是老百姓覺得,有就對了,而且必須要有,若是沒有你咋可能提拔女下屬呢?不符合常理,所以你們必須要有不正當的關系。


  她說,就跟你說的似的,都是編劇。


  我問,我這個年齡,若是教書的話,有沒有可能是校長?


  她說,不可能,45歲之前都沒有可能。


  我說,那真是教育的悲哀,我這么優秀,為什么不能出類拔萃,破格當校長呢?


  她說,規則不允許,你這個年齡,若是干的出色,能到級部主任。


  我說,關鍵是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出類拔萃。


  她說,就是,寫的好不代表教的好,何況在學校里你寫的好有什么用呢?


  我說,上班這一年多,見證了很多大事,其實我慢慢地總結到了另外一點,就是到了我們這個年齡、條件,幸福不再是能升多高,而是避禍。


  她說,近十年風向變得特別快,過去還能開著公車出去辦點事,現在誰敢?哪怕是去辦正經事都不想開,生怕中途被拍了之類的,公務員一步一步地被釘在了服務者的角色上,若是父母稍微有點遠見,絕對不能再送孩子當公務員了,因為以后就是服務員角色。


  我說,深圳已經是了。


  她說,咱這邊窗口也是,你看,現在你不能大聲說話,語氣稍微一不好,手機馬上就舉起來了,隨時準備給你發網上。


  我說,也有脾氣大的。


  她說,很少。


  我說,前幾天我有個球友去辦注銷,被人訓了一頓,他是脾氣很爆的人,但是忍住了沒發火,因為他仔細想了想,能如此有脾氣的人,說不上是誰家閨女誰家媳婦,若是得罪了,吃不了兜著走,所以想先打聽打聽背景再去錄視頻。


  她說,不至于,真有什么背景不可能到前臺的。


  我說,這些年,我就遇到過一次,當時我開了個茶葉店,里面還有茶具之類的,有個逛街的老頭從那走,過去擺弄了半天,砸碎了一個茶碗,標價188元,要求賠100,他拒絕,店員聯系我,我就讓把卷簾門放下,不給錢不行,我接著過去了,老頭很倔,越倔我越想治他,那時我也年輕,不懂事,老頭掏了100元扔地上了,我讓他必須揀起來遞到我手上,他就不,僵持了很久……


  后來,我們被查了四次。


  連著查的。


  越如此,我越不想低頭,你有本事是吧?我就是認罰也不認輸,我就動用我的社會資源繪制了老頭的關系網,老頭住哪,兒子住哪,閨女住哪,親家是誰,兄弟姐妹是干什么的,這個圖我畫出來之后,我自己都覺得很震撼,縣城資源完全是家族化了。


  我什么都沒說,就在本地論壇上發了這么一張圖,但是全是化名版的,并且預告,我要寫一部半真實半演義的連載,開篇我就寫了茶杯的故事……


  沒幾個小時就被刪了。


  當天就有人來聯系我了,類似安撫者的角色。


  我手里的“炸彈”多著呢,一點點的放,例如?


  老頭住170平的房子,兒子住320平的房子,房子不在他們名下,但是兒子住著,你就是個上班的,你哪來的錢?


  我只需要寫出來,哪怕是一筆帶過,圍觀群眾也會主動去扒。


  真是拔出蘿卜帶出泥,后來故事更精彩,那些具體經辦人,就是被派去查我們的人,紛紛聯系我,意思是他們只是接到了群眾舉報,不存在任何的刻意報復,跟此人也沒有什么來往,是很認真的在解釋,我也理解,其實他們說的都是真話,只是在澄清一點,被人利用了,同時又是職責所在,希望我不要把他們牽扯進去。


  知道為什么嗎?


  因為,我很會布局故事,我在論壇寫的文章,全是指東打西的,我可沒說誰是誰,都是有“聰明人”讀懂了后評論的,這不是誰誰誰嘛,每個地方論壇都有輿情監管員,會第一時間聯系各當事人,意思是你們抓緊去平息吧,這小子可不一般,靠刪貼是對付不了他的,只會加速傳播。


  關鍵是,我不會添油加醋,就是平鋪直敘,貌似啥都沒說。


  我可不舉報什么你家住大房子,那些與我無關,我只是好奇,為什么幼兒園都知道損壞他人物品要賠償的道理到你這里行不通了?!至于你家的事,那都是好事者自己去扒的,與我無關,我又沒說是你,你為什么非要自己對號入座呢?


  前幾天去沙漠,遇到了一個類似的老頭,為什么我對付起來他得心應手?因為我演習過,實戰過,知道怎么拿捏才能讓他最難受,讓他甘心情愿的認輸,你越跟他正面沖突他越來勁,不需要那么復雜,讓人有嘴難辨才是最難受的,就如同曹操寫給韓遂的書信故意涂抹,韓遂怎么跟馬超解釋都沒用了,馬超心想,你媽的,你要是不私通曹操,你把信涂抹了不讓我看干什么?


  這幾天我在聽郭德綱的相聲,就說近十年的變化吧。


  2009年,說相聲還是說相聲,有那么一點“相聲”的感覺,跟黃宏演小品似的,一聽就是臺詞。


  而今天的郭德綱說相聲呢?


  就是說話,跟平時一樣,但是穿透力已經遠超2009年了,今天是信手拈來,游刃有余,輕松控場,說話就是相聲,相聲就是說話,已經沒有任何“相聲”的痕跡了。


  這就是高手。


  知道趙本山為什么能稱為小品王嗎?


  因為,他是在同期的小品演員里,第一個實現這個轉型的。


  你看《昨天,今天,明天》還有那么一點痕跡,到了《不差錢》,完全就是日常聊天了,仿佛已經沒有舞臺形式了,而你看最近兩年的春晚小品,都還是在演戲,距離小品王的差距,不是十年八年的問題,而是是否開悟的問題。


  破除框架的藝術表達,就是最有殺傷力的!

下一篇:2019-09-02

評論:

申傳朋
約 8 小時前
見路不走,條框規矩只是指月之指,摸清規矩,找到節奏之后,還把持著條框就會被限制,但是一開始就無條無框也不行,黃永玉作品的稚拙是返璞歸真,幼兒園的小朋友作品的稚拙,是原璞本真。一個是隨心所欲不逾矩,一個是無心無矩,只剩下隨性了。
抱一
約 8 小時前
以后將會萬物聯網,什么都可以通過互聯網連接起來。刷卡,掃碼,有個電子版就可以暢通無阻,著實方便了好多。

同時,好多行業就會消失,例如以前單位需要在全國投標,但是營業執照只有兩套,沒辦法,只能去找辦假證的復制幾個。以后投標實行掃碼,干什么都需要刷卡的時候,辦假證的人就失業了。

因為互聯網原因沒落的行業還有很多,比如開鎖的,出租車,銀行柜員等等。人的任何不良行為被存儲起來,直接影響到你今后的生活,違法亂紀的人就會越來越少,但凡是個人數據有點異常,直接會被記錄。

后來,會出現一個狀況,張三的資產只有一百萬,他投資的行業回報率是5%,一年只有5萬元利潤。以前的時候他可以用投機倒把賺到50萬,現在萬物聯網,他只能賺5萬。

李四有1個億資產,跟張三是一個行業,行業回報率也是5%,一年凈利潤有500萬。

那么,張三想要追上李四的收入可能性為0,規則決定了對方只能攢錢,李四停止不動,張三需要100年時間才可以達到李四水平。

以后一百年時間里面,李四家族的收入一直領先張三。

鋼鐵大王卡耐基,石油大王洛克菲勒這兩個家族的領先優勢一直到昨天,至今在金融界的影響力都舉足輕重。

現階段,啥也別想,就想著怎么當官,怎么賺錢就行了。
紫婷
約 8 小時前
刀鋒過于犀利,反而會誤傷自己。還是用手指甲掐花為好,花刺樹刺,只是輕微一痛,不傷身不勞心,如此慎好!
我們這個年紀,平穩的生活,是最奢侈的!別犯錯別闖禍,已是高人一等?,F在流行“扒拉”,一旦撞上槍口,誰又能經得住扒拉?還是掙點小錢窩著過吧!
陳海風
約 8 小時前
關注你好久了,很羨慕你和孩子之間的關系,我是一個失敗的父親,孩子今年10歲了,平時很抵觸我,凡是我一開口不是馬上叫我走開,就是瞪眼睛吼著發脾氣,好像有多大的仇恨一樣,估計這也是他小時候不聽話,我也是這樣對他發脾氣,現在反過來這樣對我了,對于他媽媽,則是一個孩子應該有的樣子,很聽話乖巧,這方面主要是他媽媽平時都不怎么說他,玩手機游戲也好,作業拖拉墨跡也好,不會像我一樣去說他,或者奪他的手機,希望懂懂看到能否幫忙看看有什么辦法可以化解這種緊張的親子關系,以后的文章里也可以多寫點和孩子教育有關的東西
饕餮
約 8 小時前
一邊看懂懂日記,一邊罵懂懂,你為什么選擇不看?因為你太無聊了,拿起碗來吃飯,放下筷子罵娘,中國從來就不缺這種玩意
王杰
約 8 小時前
今天郭德綱的相聲。
《昨天,今天,明天》還有那么一點痕跡,到了《不差錢》,完全就是日常聊天了,仿佛已經沒有舞臺形式了,而你看最近兩年的春晚小品,都還是在演戲,距離小品王的差距,不是十年八年的問題,而是是否開悟的問題。

破除框架的藝術表達,就是最有殺傷力的!
綠色醫療
約 8 小時前
去過20多個國家,今年6月去過歐洲,巴黎呆過3天,但是空調這個導游講的,說因為古建筑,也因為,熱的時間很短,我回來查過,有個留學生文章說空調的事,說空調也不貴,但是安裝人工成本,比空調貴,好像電費也貴什么,所以,家庭,并不是很普及。請懂懂老師指正。
曹鵬程
約 8 小時前
【真修者不亂顯神通】
過度展示神通只會讓眾生不信仰正法,而只沉迷于崇拜個人,這樣會導致眾生置正法于不顧,轉而拜伏神明。若修行人太過專注于展示神通,則會迷失自己的道路,而不能成道啊。
Suman
約 8 小時前
我們現在看到的,都是別人希望我們看到的,真正的事實還是需要自己摸索,對于流言,只有你自己是主角的時候,你才相信那是流言,所以走自己的路,隨便別人怎么想吧!

約 8 小時前
縱觀歷史,一個強大的日本幾乎一定會給包括日本人民在內的全亞洲帶來災難,維持亞洲穩定,必須是強大的中國和弱小的日本,這是血淋淋的歷史得來的教訓。一個以強大中國為核心的格局對中國人民,朝鮮半島人民,對日本人民自己都有好處。
樂海
約 8 小時前
搞仇恨教育,是最不自信的表現,,,,屁民們,中毒太深,講道理是聽不進去的,金庸小說都在說一個道理,冤冤相報何時了,何況你認為的仇人,早已故去,,如果一個越南人把他殺了,說是為了國恨,這人不知道是否覺得自己冤
發仔哥
約 8 小時前
她們的生活本該如此,你要讓她們穿上網上姑娘們的性感內衣,反而覺得別扭、不自在,終歸被鄰人說閑話
知行
約 8 小時前
我說,過去有仇,現在是好朋友,你和樂樂弟弟不是在日本玩的很開心嗎?當時不是說要在日本定居嗎?

從不屑日系車到正視日系車,越發覺得日本企業務實。
侵略是事實,這不應該忘記。但要明白根源是當時咱太弱。為啥日本剛開始不去打美國,直到現在依然跪舔美國。如董哥所言,說再多都是沒用的,自己強大了什么都好了,自強者人敬之。
綠色醫療
約 8 小時前
不評論中醫是否有用,但是個人覺得,不能因為古代人壽命短,就否定中醫,西方古代人壽命也短,中醫的確比不上現代醫學,這無可否認,古代壽命短,也與人類對自然界應對條件少有關,很多人吃不上飯,穿不暖衣,飲水肯定比不上現在,除了少部分達官貴人,估計常年不洗衣,不刷牙等等吧。還有,我覺得就看農村,人們一般不愛看醫生,古代,也許很多人,也看不起中醫,根本不治療。因為中國太缺乏對于普通大眾的記錄的書籍,大都是王侯將相,達官貴人,也不知道,真實生活什么樣。越發達的國家,壽命普遍越長,與現代醫學有關,也與生活物質極大豐富,對自然環境應對能力提升有關,比如,如此發達的巴黎熱死那么多人,因為空調裝的少,那古人,怎么抵御?僅僅個人觀點哈
天博
約 8 小時前
出租車司機應該很快就大批量下崗了吧,類似于唐山收費站那樣,無人駕駛技術已經成熟并應用了,5G可能會給予它更大的助力
秋嘉
約 8 小時前
真的應該普及下中國精致農耕文化,與西方工商業文明思想的形成以及背后的圈層效應,中醫佛學都不是科學,它本身就是非科學,是在科學概念產生之前的,當然也是推動人認識世界的,宇宙的一個過程。中醫是典型的樸素唯物主義,一個人思想的進步也是無法飛躍的它只能從自洽到失洽,你告訴一個人答案不告訴他背后的邏輯以及原理同樣也是一種迷信
PE穿線
約 8 小時前
怎么評價你的文章呢,平凡又復雜,簡單又深厚,平鋪直敘又感覺能量無窮,把人間煙火寫的淋漓盡致,期待10年之后你的文筆會是什么樣子!
芒果
約 8 小時前
不要再抹黑中醫了,對你本人,對這個社會都沒有好處。膏藥就沒有存在的價值了?腳崴著了還不是云南白藥管用?吃中藥就一定得尿毒癥?信中醫就沒有科學素養了?最有科學素養最抹黑中醫的方舟子,現在怎么了?銷聲匿跡被全網封殺了,過街老鼠。抹黑中醫就是有科學素養嗎?很多人吃了一輩子中藥怎么沒得尿毒癥?拿個例個性,代表共性。
星空邊上
約 8 小時前
我爸的爺爺就是那場百萬人大戰淮海戰役中的一員,所幸安全的回到了老家,還帶回了一把馬刀,刀口都給砍缺了……那時候我祖祖也喜歡寫日記,在當兵生涯中共寫了七本日記,后來,我爸看到了那幾本日記,可能覺得內容太殘酷還是啥的,給撕掉了

發表評論:

?
海门| 天门| 汉中| 台北| 西双版纳| 白沙| 海南海口| 广元| 漯河| 东台| 玉溪| 武威| 苍南| 鄂尔多斯| 宣城| 滁州| 东海| 湛江| 廊坊| 高雄| 海宁| 赵县| 宣城| 新乡| 黄山| 庄河| 楚雄| 巴音郭楞| 高密| 诸城| 琼中| 杞县| 威海| 澄迈| 萍乡| 巴中| 克拉玛依| 红河| 鸡西| 汕尾| 湛江| 定州| 佛山| 海宁| 江苏苏州| 嘉善| 高雄| 屯昌| 安岳| 镇江| 眉山| 霍邱| 迪庆| 东营| 乐山| 燕郊| 衢州| 项城| 招远| 肥城| 宁德| 琼中| 郴州| 金昌| 改则| 吉林长春| 玉环| 青海西宁| 潜江| 燕郊| 抚顺| 滨州| 海东| 明港| 盐城| 高密| 聊城| 十堰| 黄山| 济南| 鄢陵| 乌海| 绵阳| 五指山| 盘锦| 澄迈| 曲靖| 韶关| 新泰| 通辽| 云南昆明| 乐山| 五家渠| 葫芦岛| 榆林| 临夏| 韶关| 燕郊| 海西| 贵港| 慈溪| 清远| 禹州| 中卫| 运城| 霍邱| 宝鸡| 昌都| 潍坊| 阿里| 巢湖| 如东| 寿光| 三明| 延边| 灌云| 玉溪| 和田| 昆山| 克拉玛依| 长兴| 厦门| 保定| 大庆| 晋城| 徐州| 改则| 江苏苏州| 运城| 丹阳| 灌云| 淮北| 长葛| 衡水| 张北| 神木| 七台河| 大庆| 汕头| 文山| 茂名| 吕梁| 芜湖| 百色| 昌吉| 朔州| 铁岭| 克孜勒苏| 沧州| 德清| 宣城| 灵宝| 湖州| 哈密| 阳春| 大连| 乐平| 云南昆明| 顺德| 宿迁| 临夏| 七台河| 海西| 河池| 神农架| 内江| 海东| 伊犁| 商洛| 天门| 惠州| 新余| 日喀则| 桂林| 琼中| 平凉| 台湾台湾| 南京| 海南海口| 钦州| 安阳| 凉山| 巴彦淖尔市| 惠州| 河池| 长葛| 那曲| 苍南| 台州| 邹城| 临夏| 台南| 张家界| 保定| 宜春| 云浮| 焦作| 公主岭| 咸阳| 台南| 长葛| 凉山| 东营| 延边| 阜阳| 陕西西安| 新余| 娄底| 钦州| 黄石| 台山| 梧州| 眉山| 灌云| 郴州| 江西南昌| 伊春| 库尔勒| 南安| 株洲| 辽阳| 东海| 包头| 三河| 安岳| 铜陵| 台湾台湾| 泰兴| 雄安新区| 新余| 保定| 阜新| 德阳| 乌海| 扬中| 河源| 高密| 桐城| 公主岭| 公主岭| 河南郑州| 澳门澳门| 徐州| 姜堰| 深圳| 巴彦淖尔市| 渭南| 黔南| 阿拉善盟| 黔南| 连云港| 乌海| 长垣| 潍坊| 吉林长春| 玉林| 台州| 那曲| 辽源| 衡水| 日照| 余姚| 荣成| 唐山| 昭通| 定安| 海门| 台湾台湾| 松原| 海拉尔| 溧阳| 雄安新区| 马鞍山| 宁波| 海安| 黄冈| 茂名| 温州| 塔城| 辽源| 澳门澳门| 黄南| 徐州| 广汉| 辽阳| 包头| 济南| 鸡西| 黄冈| 随州| 乐清| 鹤岗| 廊坊| 吉林| 宝应县| 广饶| 临夏| 广汉| 建湖| 攀枝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