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2o2ce"></rt>
<rt id="2o2ce"><optgroup id="2o2ce"></optgroup></rt>
<rt id="2o2ce"><optgroup id="2o2ce"></optgroup></rt>
<acronym id="2o2ce"><small id="2o2ce"></small></acronym>
<rt id="2o2ce"><small id="2o2ce"></small></rt> <sup id="2o2ce"></sup>
<rt id="2o2ce"><small id="2o2ce"></small></rt>
<acronym id="2o2ce"><center id="2o2ce"></center></acronym>
<object id="2o2ce"><sup id="2o2ce"></sup></object>
<sup id="2o2ce"></sup>
<acronym id="2o2ce"></acronym>
<sup id="2o2ce"></sup><acronym id="2o2ce"></acronym>
<acronym id="2o2ce"><center id="2o2ce"></center></acronym>

2019-08-28

懂懂日記 發布于:2019-8-31 9:25 分類:懂懂2019年日記  有 31 人瀏覽,獲得評論 0 條  

  我認識小曼時,她還在體制內。


  官不大,應該也沒有任何頭銜,只是她所在的崗全是臨時工,她是唯一的在編人員,自然就成了頭。


  命好,分管的方向好,與發證有關的。


  可以理解為駕照,也可以理解為某種技能證書,反正涉及到考試、評分、發證,有油水,而且推都推不掉,我不知道現在駕照考試怎樣了,我們考駕照的時候,主要是靠人工評判,副駕駛坐著考官,那就要表示表示,例如偷偷地塞200塊錢。


  這都是潛規則,大家都知道。


  小曼,每個月被動收入兩三萬,可是呢,她害怕,總擔心自己會犯一個罪,叫財產來源不明罪,但是這樣的事又不敢跟別人講,就私下跟我傾訴一番,問我該怎么辦?


  在我看來,肯定是杞人憂天,這點錢算毛?!


  我的建議有兩點:


  第一、不拿可追溯的錢,不拿領導看不見的錢,就是你所有的“拿”都是領導默許的,并且是領導看不上的小錢。


  第二、給自己一個上限,見好就收,例如一年后調崗。


  為什么要調崗?


  不調有可能會出事,因為總有人眼紅,會舉報,體制內人與人有多么復雜呢?平時你好我好大家好,好的一個頭,你提拔試試?一公示,舉報信來了,你之前做過的沒做過的全出來了,比你記得的還清楚,親了誰的嘴,吃了誰的請……


  在肥差位置,要學會見好就收!


  例如駕照考官,你以為誰都能當嗎?當半年能拿30萬,這樣的肥差最多只能讓你干半年,你安全,幫你安排的人也安全,絕對不可能讓你在那里干上十年八年,那一查就是只碩鼠。


  說的通俗一點,我的建議就是超過100元的業務,讓去找領導,把實惠往上讓,自己呢?只拿100元以下的,例如50元,20元,一天有那么十份八份,就足夠了。


  而且犯不了錯誤,誰因為給了你20元而去舉報你?


  我那皮卡年審,說是某項數據不達標,黃牛建議我放20元在副駕駛上,我照做了,又去排了一次隊,過了,但是錢也沒拿,因為負責開車的這個是我們一個小區的,一看,認識。


  小曼長的很好,白凈,但是咱不能有歪心思,男人對女人有歪心思也是要區分身份的,要知道她是誰的閨女,誰的媳婦,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她對我很尊敬,一口一個董老師,并且在我這里買過好多書,都喊咱老師了,咱能不衣冠楚楚的嗎?裝也要裝得很正經。


  我很欣賞她一點,就是身上有一股勁,上進的勁。


  例如每天健身,打卡學英語。


  這些,我都是從她朋友圈看到的。


  她在那個崗位上干了沒有一年,就被調整了,屬于整體改革,從這一點而言,是命比較好的,等于過去一筆勾銷了,沒有痕跡了。


  當時二選一。


  要么,進入其它的部門。


  要么,考進高校,她的學歷,專業都對口。


  我的建議是選高校。


  為什么?


  因為,大學老師的身份好,比你當個局長還好。


  這就如同我們從日照回來,我媳婦談起她的閨蜜,臨沂大學的一位老師,我媳婦感嘆,人家真有錢,出門全是五星……


  我反問了一句,你沒錢嗎?我給你的還少嗎?


  媳婦說,不是一個量級。


  對于錢多錢少,我覺得不可比,從一定意義上來講,億萬富翁日常消費的標準,我們也基本如此,花錢花不了多少,就跟牛哥講的一樣,一個正常家庭,刨除商務接待,一年花不了15萬。


  不信?你自己算。


  我身邊玩車的這些哥們,也有億級的,可能花錢還不如我多,因為大家都進入了佛系狀態,你看我?吃飯基本不花錢,又不買衣服,我有什么消費?又不抽煙又不喝酒也不找小姐,酒吧KTV從來不去。


  他們幾個還不如我,我至少還自己管著錢。


  他們都是老婆做會計,自己需要錢要申請……


  就是說,我們在消費問題上,與富翁沒有太大差距,例如媳婦和兒子去住亞特蘭蒂斯,我覺得也可以接受,無所謂了,住一天也行,住一周也可以,不在心疼范圍,飛機也是如此,經濟艙也可以,頭等艙也行,哪個方便選哪個。


  我跟媳婦說,她最值得咱羨慕的,不是她有錢,而是她有才華,那么年輕留過學還教著大學,這才是我們仰望的地方。


  至于有錢,那算不了什么。


  無論機車圈還是越野圈,我都算最窮的,車也算最便宜的,但是大家普遍很在意我,喝酒若是我不去,他們就覺得沒意思,為什么?


  我在這些圈子里扮演的,也是那個有才華的人。


  有才華的時候,錢多錢少,不重要了。


  但是,要有!


  有次,一位大姐搭我車,給我讀了一段陳道明的話,大體意思是一位老作家很樸素,不在意外在的物質生活,覺得過多的物質會減輕心靈的分量……


  我不同意她的觀點。


  為什么?


  我說,若是我父親是企業家,我母親是大學教授,我一出生就很有才氣,那么我完全可以過上視金錢如糞土的生活,可以無限地簡樸,安心做一個作家,倘若我是農村孩子,連100萬都沒見過,我再去追尋這種境界,那就是找死,淄博有個杜深忠,就是一個有作家夢想的農民,他寫的東西直接沒法看,為什么?他太窮了,在村里都是最窮的。


  財富可以提升我的眼界。


  這樣的文章才有足夠的穿透力,我都不知道什么是奢侈生活,你就讓我簡樸?


  倘若我兒子選擇的簡樸路線。


  那,我覺得是可以的。


  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若是反對這句話,要么是你層次太低了,要么是你層次太高了,所有的名人談簡樸生活都是瞎扯淡,因為名人的奢侈度超出你的想象,最樸素的季羨林遺產也過億。


  小曼算是如愿以償,進了高校,舉家從縣城搬到了臨沂。


  見面的機會就少了許多。


  我總覺得她特別好,但是又不想很輕浮地去交往,例如給人家發信息說我喜歡你之類的,我就采取了另外一個策略,因為她平時在我這邊買書,都是讓我給快遞過去,那么我就有她的地址,她喜歡吃原麥山丘的面包,偶爾我就委托北京的朋友幫我代購然后直接發到這個地址,也不說是我送的。


  也從來沒提過,我也不知道她是否知道。


  她身上的那股勁還表現在想賺錢。


  有次,她聯系我,意思是想在臨沂舉辦馬拉松比賽,說是看我文章又找到了契合點,她也覺得體育賽事是一個朝陽產業,但是不知道怎么搞。


  我覺得這個事不靠譜,因為馬拉松賽事的舉辦是要興師動眾的,協調無數部門,若是真的想做,我可以介紹警馬的朋友給你認識,警馬是什么意思?


  警察馬拉松。


  他們只做賽中賽,就是跟著大部隊一起跑,但是穿統一的服裝,還有就是有專設的服務點,賽后再統計各自的成績、排名,單獨發獎。


  平時,大家跑馬是沒有組織的。


  都是散客模式。


  警馬就等于組團模式,若是你想這么搞,那么你可以搞高校聯盟,也可以搞臨沂聯盟,例如每次去參加馬拉松,臨沂的一起。


  都可以。


  前提是強調身份屬性,讓大家有歸屬感。


  真的深入研究這個事,她覺得自己做不了,一是自己沒跑過馬拉松,不懂這個群體的心理。二是所有體育運動最終盈利點又回到了拉廣告的模式,這是一件非常難的事。


  后來,她又提議做軟裝店,就是在居然之家里面開店,什么是軟裝?就是除了硬裝之外的所有,家具、壁紙、窗簾、燈具……


  販賣的其實是審美。(這兩年軟裝越來越流行了,甚至能占到裝修城門店的半壁江山,前些日子我去居然之家逛了一圈,兩層樓都是干這個的。)


  問我有沒有意向一起合作?


  我拒絕了。


  后來,我看她經常各地學習,從而判斷,她應該是開起來了,平時我們也很少聊天,我覺得聊多了我會走下神壇,哪怕裝也要裝得很安靜,別人找我聊天一定要愛搭不理的。


  寒假的時候,她回來過年,見了個面。


  一問,三家店了,居然之家有店,有獨立門店,在銀座有店。


  親妹妹在幫著經營著……


  她為什么非要進軍這個市場?就是她總覺得自己的審美是一流的,是超前的,而且自己本身喜歡搗鼓這些,總覺得若是不發揮一下就太屈才了。


  呀?!這么有商業天賦,那次聊天我們倆是略有碰撞的,因為我當時剛剛接受了一個觀點的洗腦,就是一定要把所有精力都用到學習上,去寫出好文章,爭取成為一個好的作家,而不是一個成功的商人,錢哪有多哪有少?


  她不同意。


  她說,我還是喜歡開著心愛的車子周游世界的你而不是穿的破破爛爛滿口哲學流浪的你!


  類似的糾結,貌似流淌在每個山東人的血液里,每個人想賺錢,但是又想保持清高,視金錢如糞土,這就如同偶爾一起打球,聊起某個人挺有錢的,然后馬上就有人噎一句:除了有錢還有啥?!


  一句話就把話題封死了。


  她說,在外像個俗人一樣拼命掙錢,內心做個文人,春暖花開!如果當初結婚前你有1000萬,你姐說你配不上的那個城市女孩你敢不敢娶吧?而當時為什么沒娶?根源是當時的你,配不上。


  我說,認同,當時選擇我媳婦也是因為那時我最窮,她不離不棄。


  走的時候,我看她開了輛寶馬5系GT。


  我還發信息問她,開這么好的車去上班,不怕高調?


  她說,在大學里,這不算好車。


  大學是個很怪的地方,你看公務員買車普遍很謹慎,不能太高調,而大學老師則不在意這些,喜歡什么,有能力買什么,就買什么,這一點在我們越野圈更明顯,我認識兩個車友都是大學老師,開著LC76,大學老師為什么有錢?因為太閑了,總是想搞點副業,貌似人人都有著自己的一攤生意,本地最傳奇的就是我兒子所在學校的創始人,開了幾家私立學校,大富翁,大BOSS,而他卻在大學里教書,不是杜撰的,真人真事!


  18年春天,小曼不知道被誰洗了腦,非要去做個微商品牌代理,咨詢我,我給的答案全是NO,原因是什么?


  我對這些微商是比較熟悉的,就是圈錢的游戲,你花幾十萬做個代理,然后囤一屋子貨?


  絕對不能去。


  她被洗得很執意,非要跟我合作,意思是不需要我幫著推廣,只需要我出錢就可以了,賠了她自己賠給我,賺了我們一起分,當時是三個合伙人,我們三人平分,代理費貌似是30萬,加辦公室以及招兵買馬一共是60萬,就是每人出20萬,對于她而言,我覺得她是值20萬的,主要是她說了一句話,讓我不能再拒絕了,她說,你就讓我任性一次。


  這就如同親妹妹在撒嬌,做哥的還能說不嗎?!


  另外一個合作伙伴也是我們縣城的,女的,跟她是初中同學,發小,另外一個極端,有大片的紋身,能喝酒,能抽煙,平時在縣城做什么呢?


  放貸。


  路子野不?


  關鍵是,一波又一波的死去,她沒事,為什么?


  她只放款不吸存。


  微商業務,具體是她們倆操盤的,搞的跟傳銷似的,還招了不少地推,去商場以免費送花的名義加微信,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受過教育的女孩,而且是看起來很睿智的,為什么也經受不起洗腦?


  中間她又撒嬌,讓我寫一寫這個代理的事,我拒絕了,而且我必須要劃清界限,絕對不可能把自己跟這些東西捆綁到一起,拒絕過程中,我說了一句話把她惹毛了,還把我拉黑了一段時間,我說了一句啥呢?


  我說,你越來越像你嫂子(我媳婦)了,被人洗腦了,倘若有一天你有一個億了,你回頭想想今天的做的這些事,這不算黑歷史嗎?


  過了差不多半個月,可能不生氣了,又把我加上了,又有說有笑了,說是原諒我了,也換位思考過了,理解董老師了。


  年底跟我講,回本了。


  把我的20萬還給我了,額外算了算利潤,一個人能分三四萬塊錢,她的意思是咱三個人先別拿了,先拿來當員工福利吧,取了現金當年終獎發了,把員工搞的嗷嗷的,跟打了雞血似的。


  在我的概念里,我覺得能回本就燒了高香了,別的不再奢望了。


  結果?


  從今年開始,基本每個月都能分我2萬元以上。


  那我又產生了新的擔心,總怕這玩意生命力不持久,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打個電話,問問業務是增長還是下降?我對微商的態度也是180度大轉彎,說這是代表著新生產力之類的,鼓勵她用心,大膽的,干。


  這玩意若是能干一輩子,那咱不是憑空揀了個飯碗嗎?


  當初投資她也僅僅是因為非常欣賞她這個人,感覺很誠實,很智慧,關鍵是非常的自律,這次更讓我刮目相看的是,具有一流的契約精神。


  你想想,每個月白白地往外分錢,這是需要多大的魄力?若是單純地做民意調查,每個人都能把胸脯拍得山響,但是倘若真去這么做?


  那可就未必了。


  我買LC76時,她極力反對,她認為要買就買奔馳G,別去搞什么亂七八糟的,并且提出要贊助我一個輪子,理由是什么?


  奔馳代表了高貴、典雅。


  而陸地巡洋艦呢?


  則是油膩大叔。


  有一定道理,我這個年齡在陸地巡洋艦圈子里就屬于年輕的。


  我沒聽她的。


  一家有一家的難處,真花300萬買輛奔馳G,日子還過不?她總是慫恿我,意思是迎難而上,一輩子很難喜歡上一件東西,你有能力買的時候為什么不上呢?等老了只能看著羨慕羨慕?即便有能力買你也未必有能力開。


  道理我都懂。


  你是不懂一家之主的難處。


  我不僅僅要考慮老婆孩子,還要考慮父母,考慮兄弟姐妹,光買車自己爽了,他們呢?


  后來,我在思考一個問題,為什么我們融資這么難?


  兩個原因。


  第一、我們沒有展現自己的商業能力,只是靠暢想未來。


  第二、我們沒有展現我們的可信度。


  若是我們很有契約精神,能夠嚴格執行分紅,你覺得你還缺資金嗎?大家搶著拿錢給你,例如小曼若是上個新項目需要錢,可能我第一時間就舉手了,因為我是親歷者,知道她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


  她給我的建議就是不斷地入股一些不錯的讀者。


  這個,怎么說呢,總是覺得不好意思,人家生意做得好好的,咱突然去插一腿?不合適的,做得好的普遍不缺錢,缺錢的呢?咱又不想給,不過偶爾想想,我現在的主要收入貌似主要是來自于這些年的入股,只是靠譜的人可遇不可求。


  在我們本地,做地產的企業普遍會吸存,年息15%,員工借錢往里放,外人想方設法找關系往里放,大家為什么這么積極?


  這利息太可觀了。


  上班一年才多少錢?


  之前我寫過一個寶馬740,就是在上海創業的一個浙江人,他當年也吸存,算是開玩笑地跟我講,若是有錢可以放他那邊,100萬每年給15萬的利息,我一想,哇,原來有錢這么好,什么都不用干,等于一個月1萬的工資,但是他又提到一點,就是全憑刷臉,意思是他不會給寫任何條。


  信任你就來。


  后來,他是怎么破產的?


  就是他不僅僅玩實業,還玩資本運作,給銀行做過橋資金,過去是他們聯合銀行去坑借款人,原本3天可以給放款的故意給拖延到7天,這樣可以拿到更多的利息,后來呢?銀行收貸難,就聯合借款人坑他們,意思是你幫著還上吧,還上之后馬上給貸出來。


  錢還上了,貸不出來了。


  被卡死了。


  據小道消息講,當時一群存錢給他的人把他抓到山里,折磨他,因為說什么也不相信他突然沒錢了,肯定是藏起來了或者轉移了,軟硬兼施,把他折磨得實在受不了了,說自己知道錢藏哪了,帶大家去,途經派出所的時候,他跑進去自首了……


  在里面待了沒多久,出來了,反正也是一敗涂地。


  我在跟本地這些朋友閑聊,聊到民間借貸時,我發現幾乎每個人都試圖去說服我,都說XX公司絕對沒事。


  我心想,你們膽子真大。


  貸了款往里放。


  一個普通的公務員,至少能憑空貸100萬,而且利息出奇的低,4厘左右,大家就敢放進去,而且咱勸一下吧,人家還覺得咱懂個P。


  使我想起了以前我寫的一句話,上班族的理財經驗,幾乎等于0.


  腦子是漿糊做的。


  你真覺得人品能擔負起這100萬嗎?


  不能。


  他有心無力怎么辦?


  我參加一次庭審,有點類似公審,一批老賴,一個個戴眼鏡,文質彬彬,法官問,今天有誰確定一分錢都湊不來的,請舉手?


  有三分之一舉手了。


  拘留十五天。


  你看,他們舉手被戴手銬的時候,很自然。


  他們不要臉嗎?


  要。


  他們過去不輝煌嗎?


  輝煌。


  為什么知道自己借不來錢?


  試過了。


  就是還不上了,拘留也還不上了,只能認了,所以也不解釋,也不辯駁,就是我錯了,我愿意被拘留。


  他們是不是有能力償還?


  的確沒有。


  但凡是有一丁點的希望,也不會選擇進去,哪怕蹲一天。


  你仔細了解一下就發現一個現象很普遍,就是幾乎人人都在參與民間借貸,公務員絕對是主力軍,以貸放貸。


  什么生意能承擔得起這么高的資金成本?


  房地產?


  房地產早進入微利模式了。


  都堅信別人不會跑路……


  本地有兩家企業吸存特別厲害,也已經生存了N年了,貌似也沒啥風險,過去存款的人越來越多,我有個天天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他貸款后存進去了,我勸過他,他騙我說把錢取出來了,其實沒有。


  只能說,運氣比較好,最終到期后拿回來了。


  當然,是否收手了,那就是未知數了。


  每個人都在想歪財。


  紋身妹,就是小曼那個發小,略胖,我都喊她小胖,很江湖,一般人都喊我董老師或者董哥,她不,喊哥。


  江湖稱呼,哥。


  今年,她也出了個事。


  被抓進去待了十好幾天,就是掃黑最嚴的時候,我問她因為什么進去的,她說因為有紋身,這肯定是開玩笑,后來仔細問了問,是因為暴力催收,其實與她無關,因為這些借條都轉包給了催收團隊。


  把她牽扯進去了,前前后后連罰款帶找關系,花了小20萬,江湖中還沒有她被抓的消息時她就出來了。


  我們聊起了本地的那兩家吸存比較厲害的公司。


  我們倆觀點一致。


  早晚的事。


  小胖也是比較有商業天賦的,總而言之比較江湖,一個女孩子能做到這一步已經很不容易了,我換位思考過,把她那一攤子給我,我都未必能駕馭的了。


  小胖現在做了個什么業務呢?


  連鎖社區店,可以理解為孟鑫超市,就是社區小店,一口氣開了七八家,這是用來干什么的呢?


  盈利是次要的,關鍵是吸存,這些店一共投資不到100萬,沒幾個月就辦了300萬的會員卡,為什么會員卡這么吸引人?


  充1000送100,不僅僅如此,東西也便宜。


  那不是虧本嗎?


  而是玩了一個概率游戲,知道這些1000元可能消費不到900元。


  拿這個資金再去放貸。


  據說,大城市的都這么搞,放貸人最大的風險其實是吸存,一不小心就是群體事件,而她用這種方式完美地規避了,前幾天還請我到家里喝茶,可能是常年跟男生打交道的緣故,也不大講究,真空套了個睡衣就在那里泡茶,頭也沒梳,臉也沒洗,問我是不是像她這樣的女人讓男人沒有欲望?


  我說,有,有,有肉感。


  她說,草,我男朋友寧愿把手機放褲襠里也不碰我,你說這不是對一個女人最大的侮辱嗎?


  然后,她自己哈哈笑了。


  我覺得,若是在古代,她適合上梁山,很爺們。


  找我啥事?


  想問我有沒有認識的,熟悉的,做連鎖超市的朋友,她去拜訪一下,學習一下,意思是不僅僅能吸來錢,若是能讓這些社區店再自主盈利,那就太完美了。


  我問,現在借貸的人都是什么群體?


  她說,咱這邊只放給好人,公務員,老師,醫生,或者暫時需要資金周轉的企業,就是偶爾真的有人就是還不上了,也無所謂,不要了。


  我問,農村的來借呢?


  她說,咱不借,直接推薦他們去搞網貸。


  我說,總覺得這個行業需要打打殺殺。


  她說,那都是傳說,文明得很。


  我問,你跟小曼怎么混到一起的?


  她說,我們倆從小就是假小子,一起長大的,只是我不喜歡念書,我初二就不上了,但是我們倆關系一直很好,你知道XX街上以前有個磨鐵酒吧不?那是我們倆一起開的。


  我問,虧了多少錢?


  她說,虧倒是沒虧,但是也沒賺多少,后來讓淄博一個人接盤了,當時總覺得自己開個酒吧很有意思。


  我問,你這鞋是不是那個最近很流行的什么系列來?前段時間我去云南,我有個隊友也穿了一雙,那哥們是億萬富翁,我推測應該不便宜。


  她說,我這鞋現在刷刷,還能賣2000塊錢。


  我問,破鞋也能賣?


  她說,能,這東西跟股票一樣,很多炒的,咱這邊也有個小孩,XX小區的,他收藏了400多雙鞋,全是限量版的,至少翻了10倍。


  我問,過氣的呢?


  她說,依然有人淘。


  我問,是不是90后才喜歡玩這些?


  她說,準確地說,應該是00后。


  我說,每個年齡段都有自己割韭菜的資金盤。


  她說,我一直也在找一種東西,就是能存住,又能跑贏通貨膨脹的。


  我說,茅臺。


  她說,茅臺太貴了。


  我說,三五年內,茅臺還是硬通貨,未來一瓶茅臺1萬元不是沒有可能,你看拉菲現在就這個價,大家不一樣喝,但是我聽過另外一個觀點,今天囤白酒跟20年前囤黃金是一回事,以為穩漲,結果穩跌,根源就是一個年代有一個年代的追逐熱點。


  她問,紅酒可以囤嗎?


  我說,可以,但是不適合囤拉菲,因為假的太多,可以囤一些列級莊酒,硬通貨的,例如我去年做酒的時候,有一款列級莊酒是350元左右,現在正規渠道進過來就不低于500元,哪怕淘寶上也沒有低于600元的。


  她問,賣呢?


  我說,這個不難,隨意一個酒商就可以幫著出手,從長遠來講,紅酒比白酒有優勢,因為白酒跟紅木字畫一樣,是60后70后們喜歡的,你見80后誰買紅木家具了?誰去搞什么國畫書法了?誰去喝白酒了?


  她說,我看你瘦了。


  我說,我比去年重了10斤,自暴自棄了。


  她說,沒看出來,我是天天喊著減肥,沒減下來,主要是管不住嘴。


  我說,要么,全天健身餐,一定瘦。要么,每天做有氧運動,暫時不節食,該怎么吃怎么吃,兩者只能選一個,慢慢的瘦,若是雙管齊下,人容易疲憊。


  她說,我們的飲食是不是太油膩了?


  我說,油膩其實不可怕,你去歐美看看,更油膩,但是為什么人均壽命還是比我們長?對于健康而言,油膩不是最可怕的,兩點比油膩更可怕。


  第一、缺少足夠的蛋白質攝入,就是吃肉吃少了。


  第二、鈉攝入量過大。


  心腦血管疾病才是第一殺手,節鹽比節什么都重要……


  昨天,我去了本地一家網紅飯店。


  特咸。


  我去結賬時,老板還笑著問我菜味怎樣?


  我說,挺好,挺好。


  心想,以后再也不會來了。


  為什么北方飯店普遍鹽重?


  第一、廚師的用鹽習慣。


  第二、顧客的特殊需求。


  動不動就喊一句:服務員!服務員!把這菜端走,是不是沒放鹽?!

上一篇:2019-08-29
下一篇:2019-08-27

發表評論:

?
昌都| 赤峰| 邳州| 宜宾| 东莞| 上饶| 通辽| 海西| 白山| 宿迁| 三明| 延安| 咸阳| 阿里| 常德| 焦作| 宁波| 福建福州| 三河| 常德| 海宁| 赵县| 渭南| 五家渠| 榆林| 德州| 海丰| 高密| 宝鸡| 张北| 柳州| 阳泉| 迪庆| 甘南| 安康| 许昌| 台北| 乌海| 安阳| 承德| 赵县| 海拉尔| 诸城| 锡林郭勒| 日土| 保亭| 吐鲁番| 兴安盟| 甘孜| 运城| 西双版纳| 平凉| 高密| 桐乡| 果洛| 鄂尔多斯| 博尔塔拉| 北海| 绥化| 天水| 宜都| 昭通| 钦州| 日喀则| 琼海| 萍乡| 龙口| 偃师| 揭阳| 天水| 梧州| 台北| 东阳| 随州| 武夷山| 泰兴| 巴音郭楞| 新余| 和县| 大丰| 德清| 明港| 洛阳| 石河子| 舟山| 嘉善| 鹤壁| 阳江| 张家口| 蓬莱| 扬中| 株洲| 菏泽| 浙江杭州| 张家口| 阿勒泰| 扬州| 朝阳| 广西南宁| 泰安| 通辽| 克孜勒苏| 简阳| 鹤岗| 德清| 徐州| 简阳| 凉山| 桂林| 荆州| 菏泽| 丹东| 宿州| 博罗| 十堰| 莱州| 西藏拉萨| 灌云| 泗阳| 湖北武汉| 神木| 大连| 章丘| 鸡西| 宁德| 惠州| 梧州| 梅州| 贺州| 海东| 西藏拉萨| 十堰| 泗洪| 保亭| 日喀则| 资阳| 内蒙古呼和浩特| 石狮| 渭南| 张家口| 益阳| 林芝| 莒县| 泰兴| 泗阳| 吉林长春| 吉林长春| 蓬莱| 蓬莱| 鄂州| 鄢陵| 怀化| 唐山| 温岭| 清徐| 双鸭山| 曹县| 梅州| 汉中| 燕郊| 广西南宁| 迁安市| 桐城| 山南| 湖南长沙| 玉树| 陇南| 漯河| 芜湖| 大庆| 佛山| 四川成都| 亳州| 广西南宁| 阿拉尔| 张家口| 柳州| 神木| 沭阳| 珠海| 汉川| 石狮| 霍邱| 晋江| 淮南| 晋江| 漯河| 燕郊| 黄石| 柳州| 琼海| 邯郸| 丹阳| 伊犁| 安吉| 鹰潭| 玉树| 石嘴山| 遵义| 海南| 余姚| 日照| 海南| 济宁| 岳阳| 顺德| 昭通| 兴安盟| 赤峰| 安吉| 萍乡| 张掖| 大连| 石狮| 榆林| 昭通| 宁波| 巴中| 香港香港| 安顺| 山南| 邹平| 宁波| 三明| 恩施| 淮北| 大连| 秦皇岛| 莱芜| 汕头| 齐齐哈尔| 湘西| 铜陵| 嘉峪关| 秦皇岛| 秦皇岛| 红河| 果洛| 温州| 姜堰| 台南| 徐州| 曹县| 遂宁| 吉林| 许昌| 乌海| 安康| 杞县| 马鞍山| 七台河| 河北石家庄| 和田| 文山| 大连| 绵阳| 三亚| 澳门澳门| 大连| 克孜勒苏| 甘肃兰州| 龙岩| 枣阳| 东阳| 乌海| 吴忠| 库尔勒| 常州| 济南| 铁岭| 天门| 赵县| 灵宝| 公主岭| 齐齐哈尔| 凉山| 阿勒泰| 平凉| 武安| 芜湖| 温州| 文山| 余姚| 果洛| 潍坊| 兴安盟| 如东| 安吉| 海门| 台山| 商丘| 台南| 大庆| 台北| 桐城| 三明| 库尔勒| 桂林| 九江| 临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