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2o2ce"></rt>
<rt id="2o2ce"><optgroup id="2o2ce"></optgroup></rt>
<rt id="2o2ce"><optgroup id="2o2ce"></optgroup></rt>
<acronym id="2o2ce"><small id="2o2ce"></small></acronym>
<rt id="2o2ce"><small id="2o2ce"></small></rt> <sup id="2o2ce"></sup>
<rt id="2o2ce"><small id="2o2ce"></small></rt>
<acronym id="2o2ce"><center id="2o2ce"></center></acronym>
<object id="2o2ce"><sup id="2o2ce"></sup></object>
<sup id="2o2ce"></sup>
<acronym id="2o2ce"></acronym>
<sup id="2o2ce"></sup><acronym id="2o2ce"></acronym>
<acronym id="2o2ce"><center id="2o2ce"></center></acronym>

2019-08-21

懂懂日記 發布于:2019-8-23 10:11 分類:懂懂2019年日記  有 90 人瀏覽,獲得評論 0 條  

  那時,我還年輕,開輛寶馬7系。


  每次來回機場都要開著滴滴,遇到合適的,我就順路捎著,男的若是有頭有臉咱就交個朋友,女的若是漂亮,咱也交個朋友。


  我丑不要緊,不管是誰,坐在好車里都很安靜。


  對咱也很尊敬。


  若是喊別人,可能喊師傅。


  師傅一般是用來稱呼出租車司機或其他體力勞動者。


  喊我?


  一般喊老師。


  老師相當于“先生”的意思,略高雅。


  大家來過山東應該經歷過,你點菜的時候,服務員問你:老師,點點什么?


  或者大街上突然有人問你:老師,XX路怎么走?!


  有次,我拉了一位很儒雅的男士,年齡在55歲左右,干瘦,頭發全白,個頭也不高,但是很精神,一看就是常年跑步之類的,至少是熱愛運動的類型。


  簡單一聊,他有糖尿病,不過控制得很好。


  是一家大型企業的工會(主)席。


  員工近1萬人,有正式的,有臨時的。


  彼此都覺得印象不錯,下車時加了微信,并且約定有機會一起坐坐,而且小地方的人有個特點,聊天先找交集,他們單位我認識好幾個,騎車認識的,意思是下次喊著,一起聚聚。


  我跟他自我介紹,也是老一套,我是開書店的。


  這一頁,就翻過去了。


  畢竟我接觸的人太多了,很難有人能在我腦子里長期停留,我媳婦做鮮花團購后,需要公關一些企業,就是希望企業能為員工發福利,例如員工生日時,我們這邊去給送花……


  這樣的事需要找工會(主)席。


  我媳婦也挺能跑的,跑下了幾家保險公司,保險公司是很歡迎這種廉價鮮花的,不過不是送員工,而是送客戶。


  媳婦想去跑我說的這家企業。


  無果。


  那我覺得,要不,我給問問?


  我就想起了這個老領導,先是微信后是電話,很是熱情,讓我過去聊一聊,我急忙帶著媳婦跑過去了,說內心話,我沒想過要幫媳婦賺到錢,因為我知道鮮花不賺錢,媳婦是想去洗人家的數據,就是讓所有的員工都加她微信。


  媳婦還是南方人思維,不懂北方人。


  北方人是很忌諱這些的。


  老領導問我,你怎么認識XX霞的?(我單位領導)


  我說,我也在XX局,不過是臨時工,我們一個科室。


  他說,我看她給你點過贊。


  我說,我們相處的挺好,她對同事挺照顧的,沒有架子。


  他說,她父親就是這么一個人,很熱心。


  期間,我讓媳婦簡單介紹一下自己的團花業務,因為模式太新穎,老領導沒聽懂,主要是覺得太繁瑣,需要員工在小程序上注冊……


  老領導給出的答復是,員工福利是一年一定,不是一個人說了算的,需要領導開會討論,現在固定的是每個員工生日時發一個蛋糕,另外會根據級別不同發額度不同的購物卡。


  那意思就很明確了。


  到時候,幫你把業務報上去,領導來審批,倘若同意生日送花后,然后再統一招標,例如幾家花店來投標,然后再決定用誰家的。


  媳婦覺得老頭太迂腐,故意的。


  還在想,是不是因為沒送錢的緣故?


  老領導還帶我們特意參觀了一下辦公樓、車間,后面有個超級大的停車場,有幾千輛電動車停在那里,我就堅信媳婦的這個業務白搭了。


  為什么?


  大家還達不到消費鮮花的高度。


  大家甚至連蛋糕都不需要,最好是直接發錢。


  蛋糕競爭激烈嗎?


  非常激烈,小地方有個特點,哪怕業務再小,只要量足夠大,利潤足夠高,例如10萬元以上的利潤,你就不知道你的競爭對手是誰了,是誰在給打招呼,為了競標這么一個蛋糕業務,各路神仙都出來了。


  即便是我媳婦說服他們同意給員工送鮮花。


  最終,我們也中不了標。


  無巧不成書,當時我賣紅酒,中秋節前夕,我就把本地的朋友羅列了一遍,每人送兩箱低端酒,也是原裝進口的,一箱180元左右,這酒也不是花錢買的,是劉勝送我的,他讓我在本地送送這些達官貴人們。


  我就把老領導給算上了,萬一以后用的上呢?


  他格外的開心,非要給我回兩提月餅。


  老頭也會在心里嘀咕,咱何德何能讓人家開著寶馬750給咱送酒喝?咱自己開個現代伊蘭特,他會內疚。


  但是,我沒想讓他內疚,只是順手送而已。


  當年11月份左右。


  他打電話喊我過去一趟,說有個事跟我商量一下,說是國家在推行全民閱讀,咱家企業也算是標桿企業,想針對正式員工每個月送一本書,既可以作為一個文化工程上報,又可以作為員工福利。(有資金扶持)


  問我可以操作不?


  那肯定沒問題。


  他提供目錄,都是一些比較正的書,例如《大清相國》、《北平無戰事》……


  他打報告,領導開會批復,同意。


  至于選哪家?


  因為圖書不同于蛋糕,屬于同質產品,那么不需要競標,給我了就是給我了,價格是以當當為參考標準,但是需要我先墊資,三個月結算期。


  每個月7600冊。


  他們需要的還都是比較暢銷的書,當當上的折扣價在7~8折,我批發過來是5折,有一定的利潤空間,但是若是仔細算賬就不值,因為這個利潤我不能自己拿,我怎么也要跟老領導平分吧?


  三個月我需要沉淀進去45萬,而我每個月的毛利潤只有3萬元,一分為二,我不過是1萬多,關鍵是還有資金風險。


  那么,我覺得費這么大的人力物力去賺1萬元,太掉價了。


  干的不大情愿。


  意思是,干也行,不干也無所謂。


  他們工會閑人也比較多,那就需要把簡單的事搞復雜,有多復雜呢?每個月臨時決定選擇哪本書,他們給我的時間越短,我運作的難度越大,因為涉及到印刷、運輸、分拆……


  老領導的手下是一位大姐,79年的,一看就知道從小在優越家庭長大的,而且能被安插在這樣的工作崗位,要么是自己的男人厲害,要么是媽媽的男人厲害,別說這些工作崗位了,單位食堂的那些大姐們,咱理解的都是下人干的活,畢竟是賣體力的嘛,不要小瞧了,全是官太太。


  一般人,進不去。


  79負責跟我對接,79下面還有助理,一位男士,男士年齡跟我差不多,干活很麻溜,但是以我的直覺,也是沒讀過書的,應該是臨時工角色。


  在合作期間,我覺得搞定79比搞定老領導更有價值,雖然79現在沒啥能量,但是她背后有能量,那我怎么才能搞定她?


  有錢?


  這個白搭,什么有錢人她沒見過?


  有才?


  那需要她讀我文章,這個有難度,縣城人是不喜歡閱讀的。


  假裝有才?


  這個可以。


  有次來的書是《張居正》,一套三冊,但是打包的時候是混裝的,需要我們挨著給挑出來,重新裝進盒子里,他們辦公室太小,我提議,要不到我們倉庫那邊吧?


  我是想趁機讓她看看我的肌肉。


  看吧,這一面書墻,這一面書墻,都是我的。


  她很好奇地問:你都讀過嗎?


  我說,差不多吧。


  哇!


  為什么要搞定她呢?


  她是女的啊。


  還有一點,就是我可以讓她選貴書,因為越貴我們的利潤越高,10塊錢一本的我們利潤是2塊錢,倘若是80元一本呢?那我們一本利潤是16元。


  同一本書,不同出版社,不同批次,定價不同。


  那我肯定建議選小出版社、高定價的,因為這樣我可以把折扣再次壓低,我把壓低的這一部分拿出來給她。


  我堅持每天給她發個199的紅包。


  她從來不收。


  但是,我依然發。


  后來,我每次去他們辦公室,她格外熱情,小臉都紅撲撲的,那個男下屬就很生氣,從一些細節上我能聞到一點,他是暗戀她的,而且很癡迷,但是出于自己的身份,他是不便于表達的,而當他看到她對我如此熱情時,他內心是恨我的。


  恨我,就給我挑刺嘛。


  有次我們采購的是《滄浪之水》,外面帶個封皮,封皮是我們自己裝的,裝的時候比較倉促,有正的,有反的,但是反的比例是比較小的。


  讓他抓著了,打電話沖我嗷了一頓。


  我心想,誰給你的自信?


  我專程問了79與老領導,就是這小子情緒穩定嗎?


  大家一致的評價是很穩定。


  我靠,為什么對我發飆?男人發飆只有一個理由,就是情緒不能自控了,不能自控的原因就是深愛著一個人。


  又一次,我去辦公室換發票。


  只有他在。


  他把我叫住了,就跟老師叫住學生一樣,說了一些含沙射影的話:別以為發紅包就能搞定誰,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你敢有半點歪心思,你看我怎么弄你……


  我說,我只是個生意人,除了賺錢,別的沒興趣。


  他說,你給我注意點,讓我抓著,你等著。


  他完全進入了失態模式,從而使我更加的堅信,他陷入了愛河,只是受的教育以及成長環境決定了,他沒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情緒,太容易外漏,真讓他面對面的去表達給她,他不敢,但是他敢對著我大吼大叫。


  他說對我了若指掌?那我就很好奇,你通過誰了解的我?我自己都不了解我自己,竟然還有人了解我?


  越做我越覺得沒意思,隨便一個人都可以打電話直接訓斥,問這書怎么回事?咋這么多錯版的?我咋知道?又不是我印刷的。


  我們之間是沒有合同的,只是一個類似口頭協議式的采購,就是每個月他們選書我們來供書,就這么一個游戲。


  合作了14個月,突然不跟我們合作了。


  理由是需要重新招標。


  我就知道,肯定有人在幕后使壞了,而且肯定有人暗示老領導了,例如我知道你跟懂懂有分成之類的……


  出于安全考慮,他也必須換掉我。


  為什么他能推測出我會給分成?


  因為,我給79有小部分分成,我問過79你是不是很愛他?她說不愛,但是為什么我給她發的信息他都能知道?


  這使我很意外。


  重新招標我也有絕對的優勢,因為我摸索出了全新的合作模式,例如我要這么多書,若是從北京倉庫發過來,成本太高,書價高,運費高,破損率高,我后來都怎么合作?讓出版社做授權給臨沂印刷廠,直接開機印刷,那我就有更多的運作空間,例如授權5000冊,但是我可以印出8000冊。


  一切都是可以操作的。


  會不會是盜版?


  不會,全是正版,有授權,有批次。


  臨沂印刷廠把還熱乎的書就直接給我送來了,成本還低。


  簽名書能否這么運作?


  一樣。


  直接郵遞3000頁白紙給作家,作家簽上名,蓋上章,發回來,然后裝訂新書時直接作為扉頁裝訂上,大部分批量簽的簽名書都是這么運作的。


  我以為招標是喊價,我出什么價,他出什么價。


  是暗標,說白了,還是由領導來決定選誰。


  中標的是一位姑娘,順藤摸瓜,使我超級意外的是幕后的老板是勺子,跟著我一起做簽名書的,之前還給我開過車,一口一個董哥喊著。


  在北方有一個規矩,例如我占了一個市場,作為我的朋友是不能進入的,即便能,也必須要征求我的意見,否則就等于直接對我叫板了。


  我越想越覺得別扭,仿佛混社會的時候被小弟捅了一樣。


  我給勺子打了個電話,問怎么回事?


  他說,是朋友借我的資質去投標,我不知道這個業務一直是董哥在做的,既然是董哥的業務,我絕對不插手。


  我又聯想起了那小子說很了解我底細。


  就是從勺子這邊了解的。


  我只是這么推理。


  那我就順勢退出來了,我也堅信一點,勺子操不了盤,看似很簡單的業務,你真做了就知道有多難了,過去你駕馭過這么多書嗎?除了我貌似沒有人做簽名書駕馭千冊以上,你現在上去就駕馭萬冊,你低估了市場高估了自己。


  我5折進7折出有利潤,你5折進7折出肯定虧損。


  不過,很快我就安撫了自己,我覺得理解勺子,畢竟市場是大家的,每個人都可以公平競爭,我之所以傷心是覺得我沒有被他足夠重視,你為什么不提前跟我說一聲?


  這不是背叛我,而是忠誠于他自己的利潤。


  這是對的。


  過去我一直被大家捧著,沒有接受過真正的市場競爭,當真的經歷時,還是覺得有些接受不了,連我的地盤你都敢搶?


  我做通自己的思想工作后,我跟勺子的關系更好了。


  過去,我一直把他當屌絲看。


  這次,我覺得還是可以當朋友的,包括我書店停業的時候,我店里的書我都打包給了他,他也手舞足蹈地接下了盤。


  生意場上不存在什么背叛。


  試圖讓別人忠誠,這本身就是天真的想法。


  后來我進入地產領域,以及我旁觀了電商圈的一些事,“背叛”天天上演,例如你賣蜂蜜賣的很好,我之前跟著你干小弟,我出來后馬上做了一個類似的品牌,也用同樣的套路賣蜂蜜,這算不算背叛?


  作為一個成熟的男人,必須理解,背叛是生意的常態。


  算了算賬,我一共能剩4萬左右,就是除掉給他們的分成外,關鍵是惹了一身騷,落了個勾搭娘們的罪行。


  我跟79講,算了算,我一共剩2萬,這樣,我一萬,你一萬。


  她不要。


  后來,我為什么原諒了勺子?


  因為,勺子去請教了牛哥,牛哥給他的建議就是你做錯了,但是呢,你也不能得罪懂懂,畢竟他能讓你黑也能讓你白,應該拿出三分之一的利潤給懂懂,這樣他可以把具體怎么運作的告訴你……


  勺子這么對我,我只好把整個流程告訴他了。


  一個月分我4000多塊錢。


  現在還在分。


  牛哥喝了酒總是問我:這事我幫你辦的漂亮不?


  漂亮!


  有天晚上,大約12點左右,我刷朋友圈看79在感嘆人生,我就給她發了個信息,問在哪?


  她說在醫院陪床。


  媽媽生病了。


  我說,那我過去看看。


  她說,不用,不用。


  我先去取了1萬元,然后去了醫院,到醫院后給她發信息,我在籃球場這邊,她下來了。


  為什么堅持給她1萬元呢?


  我覺得,她是有潛在價值的,我能感受到她身上的能量,當時我是想忽悠她幫我弄點酒進去,書還能賺幾個錢?酒可以直接對半賺……


  不光是我這么操作,做酒水的都這么搞。


  就是行不行先送上1萬。


  只要收了,就肯定能賺回來,但是需要合適的契機。


  在車上聊了一會。


  媽媽是喉癌。


  哭的很傷心,那咱就安慰安慰,又是給拿紙巾又是給拍肩膀,后來就靠我肩膀上了,我們倆在車上坐到大約凌晨3點左右,我就回去了。


  次日,我側面提醒了一下。


  她說,沒事,我上環了。


  錢又退給我了。


  男人和女人對同一段男女關系的判定偏差很大,同樣是那么一下,女人突然覺得自己是你的人了,而你呢?覺得已經終結了,總是想逃,而在沒有得手之前呢?


  總覺得很神秘,很渴望。


  所以,牛哥給女孩的建議往往是,我是你的人,你隨時可以推倒,但是就是不給你機會推倒,一直把胃口吊到領證。


  但是,分寸要拿捏好。


  在日常生活中,特別是跟一些小老板在聊天時,我覺得大家把“忠誠”看的特別重,甚至要高于能力,動不動就談誰是否忠誠。


  我曾經推心置腹地跟某個朋友談過兩點:


  第一、是否忠誠不重要,優秀的人是不會忠誠的,你可以看足球明星,他們都是在各球隊中間跳來跳去,有沒有人從頭到尾一直在一支球隊里?也有,但是多數都是平庸者。


  第二、學歷很重要,不要過多的使用初中畢業生。


  要用規則、流程去代替忠誠。


  要允許任何人背叛我們,背叛我們的原因是忠誠于他們自己的利益,我們只是立場不同而已,本質上沒有沖突。


  大家有個錯覺,總覺得一切都是可以培養的,改變的,總覺得只要是初中生愿意上進完全是可以替代本科生的。


  人是很難被改變的。


  例如我最近發現,我家里多了很多中藥包。


  我媳婦每天煮茶喝,肚皮上也貼著,晚上還拿來泡腳……


  我是一派,她是一派。


  我看到“中藥包”這三個字,打的我臉啪啪的,這么幼稚的玩意你竟然也往家帶,還當寶貝了。


  說是減肥的。


  減肥你為什么不去找健身教練?


  我都改變不了我媳婦,還指望改變我身邊的員工?


  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們不需要去改造誰,而是要選對人,職場的本質就是一場交易,我拿錢買你的勞動力。


  所以,別去談那些虛的。


  昨晚去地攤吃飯,我發現相鄰的兩個桌都在討論香港。


  我很好奇的是?


  你連香港都沒去過,討論的有意義嗎?!


  我去過嗎?


  我去過。


  但是,我也覺得沒有討論的意義,因為我覺得離我的生活太遙遠,與我無關,不是愛不愛國的問題,而是暫時不需要我吶喊,也不需要我上陣,我也反對那種以罵回應,顯得我們素質真低。


  媳婦要去香港打疫苗,我順口問了問保險公司的妹子,香港那邊秩序如何?


  她說,你想多了,該上班上班,該逛街逛街,跟正常沒有任何區別……


  她說的,我信。


  茅盾有部作品叫《子夜》,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讀讀,就是炮火連天的日子里,上海人民是怎么過日子的?


  怎么過?


  該跳舞跳舞,該唱歌唱歌,跟平時沒啥區別。


  汶川地震時,我寫過一件事。


  很多志愿者過去,當時有個讀者叫土豆絲,她老家就是四川的,借錢坐飛機去的成都,然后趕赴第一線,回程也是借的錢。


  類似的志愿者,不少。


  震后,大家在河里打麻將……


  一邊是有說有笑,一邊是哭鼻子抹眼淚,為什么哭?是覺得心疼,你想這么多同胞一瞬間沒了,太讓人心疼了,這都是志愿者。


  剛開始,當地居民還安慰志愿者兩句。


  后來?


  哎!來,給倒點茶水。


  震后我在那邊生活過半年,跟北京上海沒啥區別,一切正常,晚上也有蹦迪的地方,也有陪唱的公主,要啥有啥,甚至花樣更多了。


  老百姓,永遠都是麻木的,幸福的。


  我們看到的,知道的,很多時候都是一種“想象”,例如小時候我們看出殯的,那些兒女喊著要追隨而去,一群人拉不住,總是要往棺材上撞,我當時就在想,萬一真撞死了怎么辦?若是晚上偷偷地了結了怎么辦?


  擔心是多余的。


  后來,隨著年齡大了,也經歷了一些喪事,慢慢就明白了,一切都是表演,其實內心是平靜的,當然有疼的成分在里面,但是不至于真的追隨而去。


  別說送老,就是送小,也沒有追隨的。


  我們對很多東西的推測,只是一種邏輯推理,例如他父親沒有了,他日子怎么過?肯定是想一死了之。


  相信一點,一切都是風平浪靜的。


  唯一不平的,是我們內心。


  我們總是瞎操心。


  這就如同兩口子吵架,女的氣得回娘家去了,一頓訴苦,娘家人氣得咬牙切齒,這種氣可能幾個月都消不了。


  而女的回家呢?被老公來了一頓,又有說有笑了,壓根忘記了白天吵架的事了,自己已經把這一頁翻過去了,而娘家人沒翻過去。


  我們認為別人肯定會無比的快樂,無比的痛苦,都是我們推測的。


  離真相,很遠。


  年齡越大,關心的越少,焦點逐步回歸到老婆孩子熱炕頭了,不再去關心那些虛無的縹緲的,那些會左右我們的情緒,關鍵是我們又無法反過來左右,滿腦子都是這些事,被完全占滿了。


  昨天,群上有朋友發了一篇文章,算是指責中國互聯網巨頭的,意思是中國的互聯網品牌做了一個共同的業務,就是放貸,而且收入占比越來越高。


  互聯網金融的確是這幾年很火的一個主題。


  他們放貸到底對不對?


  根源問題,還是因為需求太大。


  為什么不通過銀行貸呢?


  因為銀行審批麻煩,流程復雜,而互聯網通過大數據完全可以實現秒放,你申請了立刻就可以放給你,這是銀行時代無法實現的。


  這些錢,到底是哪的?


  這些錢,其實都是銀行的,銀行把自己的錢批發給這些平臺,這些平臺再零售出去,所以看似互聯網金融顛覆了傳統的銀行,其實最終業務提供者還是銀行,只是利息被翻了倍而已。


  指責也好,謾罵也罷,都是沒有意義的。


  到了我們這個年齡了,已經不是憤青了,也明白自己什么都改變不了,順從不代表自己就要低頭了,就沒有骨氣了。


  而是我們需要更好地生存下去。


  怎么生存?


  不是去改變,而是去適應,不去關心不屬于我們關心范疇的,不去謾罵那些不公平不道德,而是要時刻思考,在這個時代,我應該如何做?


  能讓我自己更強,更大。


  不是忙著心疼韭菜,而是努力成為鐮刀!

上一篇:2019-08-22
下一篇:2019-08-20

發表評論:

?
益阳| 通化| 铁岭| 抚州| 承德| 铜陵| 济源| 商洛| 台北| 章丘| 果洛| 河北石家庄| 安康| 晋江| 伊春| 龙口| 阿克苏| 枣阳| 荣成| 枣庄| 涿州| 云南昆明| 基隆| 柳州| 台中| 阿勒泰| 克孜勒苏| 莱芜| 中卫| 莒县| 安徽合肥| 遵义| 台湾台湾| 洛阳| 娄底| 宜都| 屯昌| 咸阳| 西双版纳| 诸暨| 济源| 赣州| 榆林| 普洱| 包头| 喀什| 晋中| 绥化| 宝应县| 云浮| 慈溪| 咸阳| 燕郊| 茂名| 五指山| 平凉| 辽源| 扬中| 海西| 德州| 永新| 伊犁| 德阳| 阿里| 珠海| 海西| 汕尾| 孝感| 公主岭| 河北石家庄| 宁德| 景德镇| 阜阳| 乌兰察布| 益阳| 安顺| 焦作| 吉林长春| 瓦房店| 迪庆| 宝应县| 遂宁| 蓬莱| 阿里| 绵阳| 诸城| 娄底| 洛阳| 南京| 锦州| 屯昌| 诸城| 台州| 漯河| 亳州| 廊坊| 百色| 鞍山| 浙江杭州| 灵宝| 宣城| 天水| 惠州| 襄阳| 滁州| 鸡西| 咸宁| 芜湖| 遵义| 基隆| 嘉善| 眉山| 阿拉善盟| 衡水| 灌云| 黔南| 承德| 漳州| 嘉兴| 乳山| 单县| 桓台| 湖北武汉| 双鸭山| 龙岩| 抚顺| 绥化| 克孜勒苏| 包头| 泸州| 海丰| 仁怀| 黄石| 三明| 泗阳| 安阳| 平潭| 项城| 厦门| 驻马店| 玉树| 揭阳| 清远| 益阳| 酒泉| 朔州| 台南| 广饶| 广饶| 贺州| 阿拉尔| 诸暨| 平凉| 益阳| 神农架| 牡丹江| 章丘| 黄南| 许昌| 正定| 海门| 临海| 海南海口| 雄安新区| 南阳| 凉山| 江苏苏州| 青州| 包头| 和县| 文山| 盐城| 十堰| 衡水| 桓台| 通化| 顺德| 象山| 安吉| 泰兴| 益阳| 阿勒泰| 清徐| 仁寿| 黑河| 东阳| 巴音郭楞| 攀枝花| 瓦房店| 乌兰察布| 莒县| 承德| 辽宁沈阳| 宜昌| 阜新| 湘西| 锡林郭勒| 海拉尔| 乐清| 象山| 蓬莱| 吐鲁番| 温州| 玉溪| 吐鲁番| 昌吉| 大理| 台湾台湾| 凉山| 金华| 汕头| 遂宁| 清远| 灌云| 任丘| 平顶山| 靖江| 宜昌| 通化| 河池| 淮南| 德阳| 盐城| 怀化| 三河| 喀什| 鄂尔多斯| 甘南| 简阳| 湘西| 赣州| 沧州| 甘南| 哈密| 乐山| 陕西西安| 海北| 海西| 赵县| 锡林郭勒| 日喀则| 西双版纳| 台北| 晋中| 邯郸| 洛阳| 曹县| 汉中| 湖州| 潮州| 衡阳| 上饶| 沧州| 大连| 枣阳| 三亚| 龙岩| 余姚| 博尔塔拉| 长兴| 徐州| 开封| 南阳| 钦州| 江门| 肥城| 文山| 鹰潭| 东阳| 新乡| 开封| 正定| 内江| 张掖| 九江| 临沧| 雄安新区| 河池| 临汾| 吴忠| 巴音郭楞| 靖江| 莆田| 三河| 晋城| 黄石| 临夏| 平潭| 兴安盟| 怀化| 内江| 芜湖| 武威| 定安| 醴陵| 抚州| 兴安盟| 庄河| 黔东南| 湖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