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2o2ce"></rt>
<rt id="2o2ce"><optgroup id="2o2ce"></optgroup></rt>
<rt id="2o2ce"><optgroup id="2o2ce"></optgroup></rt>
<acronym id="2o2ce"><small id="2o2ce"></small></acronym>
<rt id="2o2ce"><small id="2o2ce"></small></rt> <sup id="2o2ce"></sup>
<rt id="2o2ce"><small id="2o2ce"></small></rt>
<acronym id="2o2ce"><center id="2o2ce"></center></acronym>
<object id="2o2ce"><sup id="2o2ce"></sup></object>
<sup id="2o2ce"></sup>
<acronym id="2o2ce"></acronym>
<sup id="2o2ce"></sup><acronym id="2o2ce"></acronym>
<acronym id="2o2ce"><center id="2o2ce"></center></acronym>

2019-08-20

懂懂日記 發布于:2019-8-23 10:09 分類:懂懂2019年日記  有 63 人瀏覽,獲得評論 0 條  

  這次沙漠之行,略奇葩。


  每天都有點小插曲……


  出發那天,從河北進入天津時,ETC沒有刷上,這是省界,沒有刷上的結果是什么?


  第一、從山東到河北這一段,沒有扣費。


  第二、從河北到天津這一段,沒有記錄。


  等于我逃了兩段票。


  逃票不行,一是覺得內疚,二是擔心進黑名單,三是怕報應。


  雖然報應有些時候沒有相關性。


  但是,咱硬往上湊。


  例如回程時,玻璃被石頭崩碎了,那咱心里的石頭就落地了,看吧,這就是高速費,用這種方式收的,一塊玻璃7000塊。


  這代價有點大。


  當天,我就第一時間聯系河北高速,想知道如何補救。


  河北高速的客服電話是智能機器人的,總是問我:請說出您需要的服務……


  我想接人工服務。


  接不了。


  搞了幾個回合,終于研究到了如何接人工,對面是個胖女人接的,胖瘦也能聽出來?


  是的。


  她說,對不起,我這里是拖車公司,你打ETC那邊問問。


  啪!掛了。


  ETC全是智能語音,也沒人接,我又搜收費站的電話,收費站的電話沒有搜到,搜到了管理區的電話,管理區又把收費站的電話給了我。


  收費站的工作人員很熱情,我一說我的問題,她貌似覺得我有些小題大做,意思是既然是ETC故障又不是你的問題,你不用管,什么時候把你攔住了你什么時候處理就行了。


  我說,那不行,若是進了黑名單,這兩天影響我的行程。


  她說,那你說車牌,我記下來,暫時不給錄入。


  我說了,但是她并沒有重復,說明她壓根沒記,純粹是安撫我,那我還是覺得不放心,您有沒有微信?我通過微信轉給您,您幫我處理一下?


  她拒絕了,可能覺得我撩她?


  后來,我又給她打過一次電話,問她是哪個站,我回程過去處理。


  她告訴我了,黃驊北。


  河北還好,至少高速電話能打進去,天津高速的電話直接沒法接入,一直就沒聯系上,好在我把收費站的具體名稱找到了,那我就找讀者幫我去這兩個站處理一下,該補多少補多少,你用現金幫我付上,回頭我微信轉給您。


  他們去,也無果。


  意思是系統有權限,需要領導才能查看某個車的行駛記錄。


  靠!


  現在,人與車都是沒有隱私的,通過你的導航、住店記錄、消費記錄,能準確繪出你的活動軌跡,比你還懂你,所以,微信知道你去哪里,支付寶也知道。


  交警更知道。


  高速上有些攝像頭是測速的,有些是用來做大數據管理的,還原車輛軌跡的,這個我親身領教過的,但是,有權限也不要隨便查,因為每次非公查詢都可能給你帶來不必要的麻煩,例如你昨天剛查了我的信息,我今天就被綁架了,你想想吧?你是不是第一嫌疑人?


  當然,現在管理比較規范了。


  玻璃碎了后,我更想把ETC這個事處理掉,從唐山進入天津,我特意走的人工通道,我跟工作人員描述了整個來龍去脈,就是我10號的時候從黃驊北進的天津,從這個收費站出的,但是我沒有繳費。


  工作人員說處理不了,數據早就覆蓋了。


  那不行,我找你們領導問問。


  領導過來跟我講:沒事,一次兩次不要緊,你又不是闖的桿,不會進入黑名單的,放心大膽地跑吧。


  我說,我只想把錢交上。


  他說,我們查詢不了。


  到了黃驊北收費站,也是如此一樣的結果,那我就給上次記錄我車牌的工作人員打電話,您不是說讓我到這里的時候找工作人員處理嗎?工作人員說處理不了,查不到信息。


  她苦笑了,你咋這么較真?


  我說,我不想因為這些影響信用分之類的。


  她說,你放心吧,我們這里車流量太大了,有些數據可能查起來很費勁,你能依然上高速就說明沒有在黑名單里。


  好吧。


  那我聯系山東ETC中心。


  ETC給我的答復是高速公路不發起扣款請求,他們那邊沒法給直接扣,而且這是跨省,很難處理。


  省界本身就是個很奇葩的玩意。


  好在,馬上就取消了。


  每個省界都相當于一個強制減速帶,若是北上,一個減速帶至少20分鐘,因為不僅僅要過收費站,還要過安檢站。


  把高速接著變成了低速。


  排隊還會引發剮蹭,剮蹭會再次引發擁堵……


  在黃驊北排隊進入天津時,有兩起交通事故,都是小車走應急車道然后插大車,大車有視覺盲區,直接撞上了,一輛是奔馳R320,一輛是A6,都是自信的主,主要是沒開過大車,不用說那么大的車,到了皮卡這個級別,視覺盲區就很大,旁邊有個小車都未必能看到。


  靠近大車的時候,一定要掌握一個原則,必須把絕對的主動權都掌握在自己手里,不要指望大車司機自覺讓你。


  因為,他有可能壓根沒看到你。


  不是故意撞你的。


  就堵住了。


  堵得死死的,高德提示通行時間大約1小時,那我們就下車溜達溜達吧,該抽煙的抽煙,該吹牛的吹牛。


  電臺里喊,說遇到了懂懂的粉絲。


  啥?


  是皮卡喊的,那我就過去看看。


  是一輛京牌的雅閣,一男一女,男是西安人在北京,讀書后留在了北京,在一家外企工作,家住回龍觀,女的家是揚州的,他們倆是去揚州看望女生的奶奶,奶奶生病了。


  我問男生,你咋知道我在車隊里的?


  他說,看到車標了,但是我也不是很確定,大約記得是這個名字,就試著上前問了問,果然在。


  我說,真巧。


  他說,是呢,我關注你比較早了,應該是2013年左右,當時我在美國工作,我有個同事經常轉發你的文章,就這么關注了。


  我問,好看不?


  他說,有意思,我女朋友一直懷疑懂懂是女的……


  其實,我們并不知道堵車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以為只是事故,他經常跑這條線,他是知道的,他覺得是安檢造成的擁堵,擁堵又引發了事故。


  我說,京牌貌似直接放行。


  他說,河北、天津、北京,都是直接放行,但是山東不行,山東檢查的最嚴格,而且口氣最沖,每次路過我就想起你寫的山東公務員,真是體現得淋漓盡致,說話方式全是居高臨下的,而河北、天津、北京的警察呢?他們只是一份職責,平等對話,還用“您好”,絕對不一樣。


  我說,可能我們是山東人的緣故,我們通過的時候,一路綠燈,只是問了問我們上哪,我們說去承德方向,驗了身份證就放行了,沒有檢查行李。


  他說,那是因為知道你們是車隊。


  聊了一會,前面車子有啟動的跡象,我們就握手準備告辭了,他讓女生從后備箱里拿鴨蛋給我們,說是高郵的雙黃蛋,讓我們路上就著煎餅吃的。


  那,我們收下了?


  謝謝。


  那我送你個什么?


  送你塊從新疆揀回來的石頭吧。


  他說,你不是寫的只揀了一塊嗎?


  我說,哪能,只是我每次送出時,都告訴對方,我只帶回來這一塊。


  ETC這兩筆錢,還是沒解決。


  那我只能求助業內人士,發了朋友圈,問有沒有河北高速、天津高速以及山東ETC的從業人員?


  最終,得到的答復是可以去高速公路營業大廳處理。


  那我也不可能專程跑到石家莊和天津。


  只能委派朋友去。


  處理了。


  扣費成功。


  回來后,我要著手換玻璃,我把車子送到了本地一家網紅店,專門做越野車改裝的,臨沂玩越野的多聚集在這里。


  老板略喜慶地告訴我:這就是戰士身上的槍疤,是榮耀,咋能換了呢?又不影響視線……


  一說,我覺得有道理。


  不換了。


  這道裂痕正好在后視鏡的背面,看不到。


  會不會影響玻璃強度?


  基本不會,因為玻璃是多層的,碎也只是碎了最外面一層。


  換玻璃我倒不愁,主要是一換玻璃需要更換年檢車貼,重新貼膜,還要重新激活ETC,想想都覺得麻煩。


  今年,玩野了。


  什么都荒廢了,有點玩物喪志的感覺。


  在沙漠里遇到了UTV,感覺那就是為沙漠而生的,我又心動了,想買個龐巴迪X3,但是呢,我又不喜歡拖車,總覺得拖在屁股后面不安全,那我就想再買個皮卡直接拉著它,什么皮卡能拉得了這么大個玩意?


  單排猛禽。


  一問,才35萬。(我玩皮卡時,一輛猛禽要七八十萬)


  心動了。


  我不能光自己買,我就想忽悠他們幾個一起。


  每人買一輛。


  以后我們去沙漠就開著猛禽拉著UTV,在里面浪多久都行,可以不?


  大G提醒我:咱還年輕,要收收心,玩具買太多了就會玩物喪志的,還是要把精力放到做出點成績來。


  有道理。


  車不能總是研究,越研究越中毒,最近我想買的車子還真不少。


  想買輛新款吉姆尼,想買輛軍版G300,想買輛單排猛禽,想買輛龐巴迪X3,還想買輛混動版的奧德賽……


  這跟男人找媳婦一樣。


  娶回家就看著別人的好,想全要。


  ALL,IN。


  我剛在家消停了一天,雁姐喊我去越野,我不去吧,不合適,去吧,又覺得沒意思,主要是我覺得那都是一群玩長城的、北汽的,沒有共同語言。


  但是,這話咱不能直接說。


  說了,傷人。


  還有一點,我不是很喜歡場地越野,太糟蹋車子,我更傾向于長途穿越,例如去挑戰丙察察……


  為什么覺得不好意思拒絕呢?


  她對我很支持,我賣酒她買酒,我賣書她買書,若是我拒絕了她,那么可能就永遠傷害了她,而且她覺得喊上我,我肯定會再喊上幾個,那么整個隊伍格調就會高一些,我怎么也要喊上陸巡他們吧。


  她為什么喜歡組織這些呢?


  她家是做汽修廠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定義她家,是汽修廠還是改裝廠還是貼膜洗車?反正什么都干。


  去吧。


  我怕自己孤單,喊上了坦途。


  去坦克基地。


  我不喜歡在前面,在前面會給人壓力,例如我輕松上去的,若是別人上不去,多尷尬,我喜歡在最后面,等大家都上去了,那么我再上。


  在這些地方越野,動力就是最大的優勢。


  因為主要樂趣就是爬坡。


  他們車子普遍比較老,否則也不舍得豁豁,一路上問題不斷,不是四驅掛不上了,就是爬坡斷了半軸,還有一個笨蛋撞山上了,整個保險杠都變形了。


  我在想,這就是一群愣頭青。


  不過,有奧林匹克精神,能不能上,先沖兩把試試。


  坦途上有車臺,有手臺,我給坦途發信息讓他開手臺,單獨設了一個頻道,我們在手臺里聊天,但是同時開著車臺,防止有什么呼叫。


  坦途覺得沒意思,為什么?


  隊伍太大,我們在后面,前面沖坡沖不上去,要反復地試,就是上不去怎么辦?不放棄,前面有車拽著上。


  輪到我們呢?


  坦途5.7的排量,不加油門就上去了。


  我掛低速四驅也是SOEASY。


  我說,你知道為什么越野E族越做越爛嗎?因為當一個組織不設門檻時,就等于拒絕了高端車型,當北汽、長城是主流越野車型時,陸巡、大G是不會來參加的,一是人沒法溝通,二是車沒法溝通,你覺得拼了老命才上去的坡,他覺得太業余了,沒意思。


  所以,沒有門檻的結果就是沉淀下來的全是低端車型。


  這個是事實。


  高端車型都去再次抱團去了。


  大G跟大G玩,猛禽跟猛禽玩,本地有個做奔馳車友會最早的,這哥們叫連長,這也是他起家的資源庫之一,前些年奔馳最低端的車型也是E300,后來有了C級,B級,A級,門檻越來越低,結果呢?


  原先圈內開奔馳S的,奔馳G的,慢慢都離開了。


  只剩下開奔馳ABC的了。


  原因是一樣的。


  當時我就問過他,你為什么不只做奔馳S與奔馳G。


  若是能維系住S與G,這都是150萬以上的車子,這個圈子也足夠強大了,但是人們往往什么都想要,既要量又要質。


  結果,當你要量的時候,質沒有了。


  越野結束后,坦途回去了,沒有參加晚宴,他覺得沒意思,但是我必須參加,因為我需要給雁姐捧場。


  客是一個片區書記類似的角色請的,在他轄區的一個農家院,席間雁姐推了一個保養和維修套餐,有998的,有1998的,最高是5998,我買了一個2998的,純粹就當支持工作了。


  至于別人有沒有買,我不知道。


  我是來還人情的。


  在所有的銷售類型中,會銷的威力是最大的。


  因為,人頭腦會發熱。


  這就如同我說我買龐巴迪X3,當時我們一起去穿越沙漠的隊友喝了酒都來一句:那我贊助1萬……


  若是我接著讓微信轉,當場就夠了。


  是真心贊助嗎?


  是的。


  但是,我不能拿,拿了以后就沒法愉快地玩耍了,那成乞丐了。


  我倘若繼續賣紅酒的話,那我完全可以這么安排:這樣,中秋節了,也沒啥需要大家幫忙的,每人買我10萬元的酒,反正你們都是企業老板,都需要送禮,買誰的不是買,對不?


  那是可以的。


  直接要錢,還是有些不要臉。


  我跟初中同學基本沒有來往,偶爾他們把我拉進群里,我也偷偷地退出來,主要是大家聊的內容我不感興趣。


  階層決定了,我們的同學,包括我自己,依然都掙扎在溫飽線上。


  能在城里買房子的,就已經逆天了。


  我表哥比我高兩級,后來復讀了兩年,就跟我一級了,我有表哥的微信,因為他在縣城做地暖,我找他干過活。


  不是親表哥。


  有個女生加我,我一看是表哥推薦的名片。


  我通過了。


  她回了一句:我,來靜。


  我問,現在在哪?


  她說,我在威海。


  我問,過的還好嗎?


  她說,還好。


  當年,我對她特別好,那時也不知道什么叫愛情,我是83年的,我們接受的教育是早戀可恥,什么叫早戀?參加工作前的戀愛都叫早戀,例如到了大學我們也談戀愛,但是僅限于拉手,親嘴,不至于說去睡覺。


  誰若是睡了覺,那……


  我對她的好,更多的是暗戀。


  我們是兩個階層。


  她爸在農業銀行工作,當時有輛本田摩托車,那時一輛本田摩托車1萬多,每天騎著摩托車接送她上學放學,若是換算到今天,差不多每天開著奔馳S600接送孩子,就那感覺。


  我們都是農村娃,農村娃哪有什么接送的概念?


  都是自生自滅。


  她那時,絕對的貴族。


  不僅僅我暗戀她,應該說多數男生都暗戀,只是都知道咱不夠資格,所以也就主動閉嘴了。


  考高中也是比較困難的,比今天考大學還難。


  我考上高中后,就敢給她寫信了。


  因為,她沒考上。


  她去上技校了。


  她家也搬到城里了,因為鎮上取消農業銀行了。


  寫信,偶爾,她也回。


  可以理解為筆友,沒見過面……


  就是她在明處,我在暗處。


  盼了很久沒盼到她的回信,我就找在技校讀書的同學打聽,一打聽才知道,她不在那里了,說是父母離婚了,不知道去哪了,還知道了一些別的信息,當然那時的咱是理解不了這些的,例如老師跟學生談戀愛,在教室里還有TT之類的。


  今天,我是都接受了,也堅信,因為今天我也認識這些老師,也認識這里畢業的學生,老師娶學生的不在少數,而且都是丑老師娶了漂亮的學生,利用的就是勢差,不僅僅技校如此,臨沂大學更是如此,這樣的老師一籮筐。


  跟我一起打球的哥們就是技校畢業的,他跟我講,那時班主任是留校的,比他們大一兩歲,直接跟班上的男生搶女朋友,而且最終娶的媳婦也是自己的學生。


  我同學給我傳達的信息就一句話:來靜在學校里很有名。


  至于什么意思,需要我自己去消化,理解。


  來靜為什么突然想起了我?


  是她回來辦事,跟初中同學小聚,無意聊起了同學圈的“能人”,就提到了我,來靜肯定不會說我給她寫過信之類的,只是要了微信。


  那我就問,在哪?能否一起聚聚?


  她說,下午要去鎮上,跟同學聚一下,要不,一起吧?


  我說,好。


  鎮上有個羊湯館。


  我去了。


  七個同學,都老得不象樣了,當然他們看我應該也如此,來靜呢?


  胖,有那么一絲滄桑。


  而且,能吃。


  羊湯加了兩次湯……


  來靜是第一次見我。


  有意思。


  只是我覺得女神還不如不見,咋成這模樣了,聊起了她從技校離開的原因,是爸爸離婚了,娶的單位的同事,倆人在這里待不下去了,當時威海那邊有信用社招聘,就一起去了,她到威海之后也沒有繼續上學,就參加工作了,最初在信用社當前臺,后來出來賣過衣服,還做過導游,后來結婚了,老公是焊工。


  這,這,這。


  晚上,在縣城,又一幫同學聚會,應該是技校的。


  喝了不少酒。


  晚上11點給我發信息,問我要不要出去吃個燒烤之類的?讓我去酒店接她,住在汽車站對面的速8,房間號也告訴我了,我以在家陪孩子的名義拒絕了。


  使我想起了安靜姐上次說的那句話,同學聚會時,看著同學們狼吞虎咽的樣子,很難把他們與當年的男神女神聯系在一起,這都是一群啥???!


  只有吃飽的人,才會開始注意自己的吃相,才會寧可少夾幾筷子也不愿意給別人留下自己吃相難看的印象。


  來靜給我機會,我沒珍惜。


  是我不想要了。


  初戀見面,基本都是類似的結局,即便是能來一發,也是很勉強的,勢差決定了站在高處的人是很委屈的,可能嫌對方胖、臟、不刷牙,但是又不好意思說,不開口聊天還好,一開口借錢更尷尬,上次寫過一個女神,她跟我算是傾訴心里話,她站得比較高了,40來歲保養得跟30歲左右似的,遇到了自己的初戀,在開出租車,一開口就是借10萬塊錢,她既心疼又惡心,這難道就是我要死要活要嫁的那個他?!


  戀愛時,我們總喜歡讓對方承諾。


  你要愛我一輩子。


  你見誰愛了誰一輩子?


  我若是很不合適宜地來一句:我不能保證未來是否愛你,至少現在我很愛你。


  對方可能立刻就變得很生氣了。


  倘若我補充一句,我能愛你十年。


  也生氣,啥?


  你只愛我十年?!


  我覺得,人與人之間的關系都是當下的匹配,一旦距離拉開了,什么感情都白搭,人是戰勝不了理性的。(不完全是理性吧?若是差距明顯,往往感情上就難以接受了。)


  獻上一段話:男女交往最忌諱的是什么,陪你聊幾天你就喜歡他,談戀愛還沒幾個月就想過一輩子,交個朋友稍微對你好點就想來往一生,難怪你的怨氣那么重、悲傷那么多,這都是天真的代價。


  所以,當下是愛你的,這是最重要的。


  而不是總是憧憬未來。


  但是,女人不喜歡聽,喜歡掩耳盜鈴,你必須要說愛我一輩子,要陪我慢慢變老,陪你變老,可是他心不老,依然想18的,而你都88了。


  有家日化廠要破產。


  幾個相關口的朋友就聚到了一起,想看看怎么把這個盤子接過來,因為這個日化廠算是遭遇了意外,老板出了點事情,家里著急變現。


  這幾個朋友級別也都還可以,都有實權在握。


  就是怎么算都覺得是一筆穩賺不賠的生意,唯一感慨的就是沒錢,若是有錢,這不就是撿錢嘛,物色來物色去,就找到了我。


  意思是懂懂參與進來就好了,他能搞到錢。


  我記得司機跟我講過一個事情,就是他家被法院拍賣時,來參拍的都是同行,因為只有同行最懂這些設備的價值。


  那同樣的道理,我就很好奇一點,本地這么多日化廠,為什么沒人去搶這塊肥肉呢?


  他們幾個的觀點是兩點:


  第一、很少有人知道這個消息。


  第二、會落個落井下石的名聲。


  他們幾個有內線,就是公司的會計也參與進來了,等于里應外合,會從上午9點開到了晚上7點,把公司的業務情況,資金情況,土地情況都做了詳細的計算,怎么算都覺得一旦盤活至少有1000萬的利潤。


  各自分工。


  我考慮了一天后,退出了,也就沒有繼續參加深度會議,否則我參加的越多,知道的越多,那么泄密的可能就越大。


  我退出的原因有二。


  第一、參與的人太多,而且均是有工作的,任一人出事,整個事就泄露了,全盤皆輸,還有一點,就是公司之間有錯綜復雜的聯保關系,不是那么容易復產。


  第二、說的難聽一點,這就是一群LOSER,沒做過生意的人,想分肉吃。


  反過來,若是一群億萬富翁來談這個事。


  他們不讓我參與,我也磕頭求著參與。


  因為做事的方式不同。


  一個是從下而上。


  一個是從上而下。


  讓我去操盤一個年利潤30萬的書店有難度嗎?


  我閉著眼都能做到。


  讓我去操盤一個年利潤30億的集團有難度嗎?


  就是馬云給我當助理,我也做不到。


  格局問題。


  大部分人合作失敗的根源是什么?


  就是你選錯了人,他沒做過生意,沒有錢,而你卻寄希望于他這一次突然成功,轉運了,逆天了?


  你想多了!


  上班的人,即便有一天突然去創業。


  他的盤子,也只有工資那么大!


  其它的?


  都是幻覺!


  當然,論自信,他們是不服氣的,因為在他們眼里,小老板們才是屌絲!


  很多人都忽略了一個基本的事實。


  你知道為什么你只拿那么點工資嗎?


  不是懷才不遇。


  而是你為世界貢獻的價值,就值這點銀子!

上一篇:2019-08-21
下一篇:2019-08-19

發表評論:

?
海东| 抚州| 驻马店| 百色| 辽阳| 湖北武汉| 肇庆| 莱州| 青海西宁| 萍乡| 毕节| 怒江| 信阳| 玉林| 阿拉善盟| 林芝| 杞县| 三明| 上饶| 乐山| 克孜勒苏| 台湾台湾| 自贡| 广安| 鄢陵| 梅州| 怀化| 舟山| 巴音郭楞| 儋州| 来宾| 永州| 承德| 五家渠| 九江| 资阳| 瓦房店| 开封| 泰安| 巴中| 顺德| 张家口| 来宾| 邵阳| 石狮| 仙桃| 溧阳| 神木| 乐平| 澳门澳门| 揭阳| 泉州| 临猗| 乌海| 任丘| 陕西西安| 雄安新区| 烟台| 三亚| 招远| 钦州| 石嘴山| 玉环| 资阳| 抚州| 三沙| 信阳| 丹阳| 丹东| 攀枝花| 项城| 儋州| 潜江| 吉林长春| 台山| 德州| 乌海| 来宾| 眉山| 宜春| 锦州| 济源| 新余| 宜昌| 莱芜| 荆门| 海门| 安徽合肥| 石狮| 宁德| 上饶| 禹州| 东海| 基隆| 张家界| 黑龙江哈尔滨| 临猗| 乳山| 温州| 安徽合肥| 临夏| 长垣| 禹州| 义乌| 鞍山| 玉环| 泰州| 抚州| 连云港| 仁怀| 淮安| 平潭| 保定| 沛县| 吴忠| 郴州| 沧州| 定州| 温岭| 海宁| 吴忠| 肥城| 鄢陵| 营口| 鸡西| 阿里| 毕节| 白银| 深圳| 昭通| 河北石家庄| 大理| 沛县| 平潭| 钦州| 泉州| 绵阳| 宁国| 温岭| 珠海| 黑龙江哈尔滨| 塔城| 海南海口| 天水| 乐清| 吴忠| 神农架| 上饶| 日喀则| 延安| 新泰| 湖南长沙| 遂宁| 仁寿| 宿迁| 大同| 禹州| 邯郸| 日土| 温岭| 十堰| 乐清| 东阳| 喀什| 昆山| 聊城| 贵港| 安阳| 日土| 贺州| 池州| 台湾台湾| 鄂州| 三门峡| 庆阳| 桂林| 高密| 宁夏银川| 鞍山| 桐城| 海南海口| 桓台| 吴忠| 安岳| 霍邱| 青州| 深圳| 茂名| 日土| 宜昌| 泰兴| 贵港| 曲靖| 博尔塔拉| 保定| 邢台| 馆陶| 台山| 基隆| 伊犁| 呼伦贝尔| 深圳| 无锡| 六安| 九江| 德宏| 迪庆| 安阳| 舟山| 灌南| 昆山| 锦州| 株洲| 平凉| 六安| 自贡| 湖州| 潍坊| 东台| 邹平| 河源| 武威| 潮州| 泗阳| 赣州| 抚顺| 内江| 西藏拉萨| 舟山| 安徽合肥| 白银| 神农架| 高雄| 普洱| 馆陶| 林芝| 景德镇| 邹平| 德宏| 寿光| 湖北武汉| 简阳| 鞍山| 七台河| 三门峡| 常德| 佳木斯| 荣成| 嘉兴| 阿里| 浙江杭州| 株洲| 白沙| 泰兴| 万宁| 临沂| 安岳| 宁波| 基隆| 达州| 贵州贵阳| 石嘴山| 塔城| 崇左| 丹东| 蓬莱| 衡阳| 湖州| 万宁| 亳州| 佛山| 开封| 伊犁| 沭阳| 姜堰| 靖江| 绵阳| 运城| 锡林郭勒| 澄迈| 定州| 乐平| 开封| 葫芦岛| 哈密| 贵港| 东莞| 平顶山| 株洲| 阿拉尔| 台州| 台北| 绵阳| 临夏| 衡水| 山南| 阜阳| 郴州| 珠海| 永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