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2o2ce"></rt>
<rt id="2o2ce"><optgroup id="2o2ce"></optgroup></rt>
<rt id="2o2ce"><optgroup id="2o2ce"></optgroup></rt>
<acronym id="2o2ce"><small id="2o2ce"></small></acronym>
<rt id="2o2ce"><small id="2o2ce"></small></rt> <sup id="2o2ce"></sup>
<rt id="2o2ce"><small id="2o2ce"></small></rt>
<acronym id="2o2ce"><center id="2o2ce"></center></acronym>
<object id="2o2ce"><sup id="2o2ce"></sup></object>
<sup id="2o2ce"></sup>
<acronym id="2o2ce"></acronym>
<sup id="2o2ce"></sup><acronym id="2o2ce"></acronym>
<acronym id="2o2ce"><center id="2o2ce"></center></acronym>

6月13

懂懂日記 發布于:2019-6-21 8:48 分類:懂懂2019年日記  有 140 人瀏覽,獲得評論 0 條  

  東北摩友自駕云南,一路南下。


  從大連坐船到煙臺,從煙臺繼續南下,從青州轉G25高速,夜宿我們這邊,為什么不去大一點的城市呢?例如青州或臨沂市區,為什么非選我們縣城呢?


  因為,我們縣城有機車大牛。


  就是在業界小有名氣的,自告奮勇,提出要接待他們。


  接待就要有規格。


  需要組隊,去高速口接,然后再浩浩蕩蕩去酒店,貌似玩機車的都喜歡組隊,有耀武揚威的感覺?


  約定下午3點在高速口集合,預計他們4點左右下高速。


  特意給我打了電話,我不好拒絕。


  答應。


  我2點半從家里出發,2點45到達。


  一個人沒有。


  我停路邊,還讓交警把我盤問了半天,有沒有駕駛證?有沒有行車證?保險買沒買?


  我一一展示。


  你非查到我,我是最守規矩的。


  盤問完,閑聊了幾句,問我來干什么?


  我說,接人。


  交警也很喜歡摩托車,問我多大排量,提速如何,我讓他騎一圈試試,他有些靦腆,不好意思,回了一句,正在上班。


  臨近3點,幾個年齡大的到了。


  大部分是什么時間到的?


  接近4點。


  當然,對于這些我早適應,縣城人缺少契約精神最直接的體現就是時間觀念,例如約著吃飯,說6點,能準時到達的極少。


  我對這個看的很重,哪怕是一些娛樂活動,例如群內組織打比賽,約著幾點就是幾點,我肯定會提前到達,而且基本每次都是第一個。


  我覺得這是對眾人的基本尊重。


  也是對我自己的尊重。


  因為,大家雖然可能自己不守時,但是他們欣賞守時的別人。


  我跟我媳婦最大的沖突也在這。


  我媳婦對時間沒概念。


  那么,我兒子也沒概念,我兒子的綽號就叫遲到大王。


  遲到的根源是什么?


  晚睡。


  我媳婦凌晨才睡,我兒子若是11點睡那都算早的,晚睡必然導致個矮,現在是班上最矮的,媳婦不心疼嗎?


  心疼。


  但是,她改不了。


  也意識不到時間觀念是個什么玩意?


  因為,她又不用上班,也沒等過別人,都是讓別人等自己,別人等自己她也不會有愧疚感,無所謂,誰讓我是你們的嫂子呢?等等嫂子怎么了?


  慣性。


  就是她沒有把時間觀念上升到契約、人品、素質這些層面上。


  孩子遲到咋了?


  影響學習成績了嗎?


  晚睡咋了?他不困,你讓他睡覺干什么?


  媳婦不在家,我都是讓兒子9點前睡覺,早上7點前就到學校,一切都保持的很好,但是媳婦一回來,那就完了,因為晚上10點了,家里燈火通明,還在聽歌跳舞,沒有半點要睡覺的跡象,孩子也沒有。


  他們娘倆很難理解別人為什么9點就睡覺?


  有時,一想到這些,我心口都疼,我很痛恨,但是又無力改變,我若是要求晚上10點必須關燈,媳婦能拿菜刀殺了我。


  媳婦就一句,你想睡你就睡,你別管別人。


  我算是略調侃的說了一句,我自認為身上唯一的優點就是守時,可惜我兒子沒有繼承這一點,你知道為什么嗎?因為你總站在我的對立面,你做什么都遲到,時間久了,兒子也沒有時間觀念了。


  沒有時間觀念,就是素質短板。


  每次出門,我們都吵架,吵架的原因一定是因為時間,有時我在樓下車里等她,一等就是四五十分鐘,她仿佛壓根忘記了我在樓下的車里等著,若是中途我打個電話催一下呢?她一接電話就大吼一通:你催命鬼???!


  有次約了朋友12點吃飯,我們請客。


  12點20了,媳婦還沒下樓,而朋友12點不到已經去酒店里等著了,我覺得特別內疚,太對不起人家了,路上我就說了幾句,媳婦就要求我停車,她要下去,過了一會又換了一種口氣:你說完了沒?我知道了,下次不會了。


  當然,我前面也寫了,真在縣城久了就會發現,時間觀念是個奢侈品,有這個品質的人是極少數,根源是什么?


  沒有“尊重對方”。


  但是,內心深處不是這么理解的。


  那是怎么理解的?


  你們又不是外人,家里正好又有點事,耽誤了一會,自己人還在意我準不準時嗎?無所謂,又不是談合作談投資,那么正經干什么?


  就是因為把朋友都理解為了自己人,才覺得守不守時無所謂。


  路上堵車算不算遲到的理由?


  不算。


  說明,你統籌規劃能力不行。


  2008年,我在青島時,認識了一個韓國人,在山東做飛行員培訓基地的,青島也是比較堵的,我們住市北區,他住城陽區,例如晚飯約在6點,他下午2點就從家里出發了,提前到達飯店附近,找個咖啡館先坐著。


  絕對守時。


  本地經常組織球迷去現場給魯能泰山加油,有時去江蘇,有時去上海,有時去天津,有時去大連,若是主場,那肯定更去,濟南很近,200公里。


  我參加了三次,其中兩次沒有到達。


  兩次都是去天津。


  根源是什么?


  統籌規劃不行。


  出發時間的確很提前,周日下午的比賽,我們周六晚上就出發了,大家想的很好,到了天津還能玩半天。


  結果呢?


  一上高速就遇到了大霧天氣,我們是租的考斯特,小號車,還帶警報的,司機也是球迷,堵住了怎么辦?


  拉著警報走應急車道。


  一直到堵的死死的,才停下。


  一晚上,沒睡,都在等大霧散去。


  次日天一亮,到處都是事故,還是走不了,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輛面包車著火了,里面的人燒成了骷髏,消防員把人搬出來的時候,還保持著坐姿,嚴重碳化了,現在網上還能找到照片。


  從泰安到德州,接近40起事故。


  我們到德州時,已經是下午6點了,比賽都快結束了,大家一整天沒吃飯了,挨著找飯店,帶電視的那種。


  菜上了,大家也沒有吃的,全站在電視機前。


  比賽輸了。


  整頓飯,大家吃的很沉默,吃完之后,連夜返回了,因為很多人次日上班……


  錢花了吧?


  花了。


  罪受了吧?


  受了。


  球看了沒?


  沒看。


  當然,大家也理解,意思是大霧,屬于天災。


  這些,都是可規避的。


  是統籌策劃出了問題,例如提前看天氣預報,還有完全可以兩頭租車,例如這邊租車到高鐵,下了高鐵再租車到體育場,把最危險的部分讓高鐵來承擔,這就如同我跟小胖探討威海海景房,我給他的風險提示就是交通事故,例如你組織人去威??捶?,若是路上翻了車呢?


  你一輩子就完了。


  所以,要把這些解決好。


  例如,是否可以跟旅行社合作?是否應該給每個人買上保險?還有就是把合同主體改一下,例如讓大家與旅行社簽訂一日游的合同。


  不出事,只是時間短。


  時間長了,一定會出事的。


  這就如同總有人自詡騎了多少年摩托車從來沒摔過,或者開了多少年車從來沒違章或出事故,我信嗎?


  信。


  你騎的少,開的少。


  自然不會。


  若是一個人開了200萬公里,連剮蹭都沒有,也沒有違章,那不是人,是神……


  一個人騎摩托車沒摔過。


  只有一個原因。


  騎的少。


  我也算是好心提示過本地喜歡組織這些活動的小兄弟,不要輕易組織大家去外地看比賽,因為于你而言,屬于風險大于回報的。


  你承擔的與你收獲的,不對等。


  何必呢?


  這玩意是概率問題,出事是早晚的。


  言歸正傳,繼續說高速口的事,大約4點30分,東北摩友到達,一行三人,下高速口,大家先一起合了個影,然后浩浩蕩蕩去酒店。


  酒店是他們自己預訂的。


  人的層次越高,越不會在這些小事上麻煩別人,自己掏腰包多好,何必讓別人去破費呢?若是試圖以占便宜的方式去各地找摩友招待,不是說不行,完全可以,但是不長久,口碑也做爛了。


  這些人則是另外一套做事風格。


  吃住全是自己解決,甚至主動提出請本地摩友吃個飯,當然大家肯定會反過來做,你們是客人,肯定是我們請……


  兩輛水鳥,一輛金翼。


  金翼是2018款的,聲音很好聽,有汽車發動機的味道,我弱弱地問了一句:我能騎著合個影嗎?


  車主很胖,暫且稱他胖哥,把鑰匙扔給我:兜兩圈,沒事。


  我沒好意思騎,主要是按鈕太多,咱搞不懂,這是我夢想中的座駕,二三月份股市行情好時,我一天能賺個六七萬,那時牛哥更猛,一天一輛A6,我們彼此吹捧,我說,今年行情好,我給你買輛金翼,牛哥急忙回一句,不,不,我給你買。


  結果,前面賺的,后面全賠上了。


  他們要回房間洗個澡,本地負責接待的幾個人在大廳等著,我們各回各家了,我要去打球,直接去球館了。


  群上有餐飲安排,分兩桌,一桌是核心成員,負責陪同東北摩友的,都是有頭有臉的,還有幾個是媒體口的,畢竟是需要給寫篇通訊報道的;一桌是其他摩友,就是我們這些參與歡迎儀式的。


  這樣安排挺好的。


  否則,彼此都覺得亂。


  至于如何買單,這個不需要操心,肯定有人就安排了,一般都不需要親自買單,有求于自己的人,就主動去幫著買了。


  在山東,若是有大哥給你打電話,喊你做副主陪,你就要聽懂潛臺詞,就是讓你來買單的,若是關系的確不錯,那么是可以上桌的,若是關系一般,只是彼此有需求,那么干脆不上桌,直接發個信息:哥,都安排好了,吃完直接走就行。


  約定7點。


  我又是第一個去的,飯局第一個到不是很合適,給人的感覺是很饞,我在大廳坐了一會,待有人來了,我們再一起上樓。


  醫院的孫哥,他也很守時。


  他問,你媳婦的偏頭疼好點了沒?


  我說,醫生說沒事,她就不疼了。


  他問,你手腕摔傷恢復的如何了?


  我說,之前一活動,就卡巴卡巴的響,最近貌似不響了。


  他說,當時我就跟你講,不需要做CT,不是骨折,若真是骨折你連動都動不了,就是軟組織挫傷,關節響是正常的,就是咱吃豬骨頭的那層白色的膜略有損傷,無大礙。


  我說,上次我去找那個孟姐,是朋友的父親做手術,去找孟姐給看的,特意叮囑,一定要當自己人去給好好看看,好好治治,孟姐算是略抱怨的跟我講,真當自己人就好辦了,糊弄糊弄就行了,越是陌生的越要負責,醫生什么病沒見過?你說胃疼,最嚴重也不過是胃癌,都是常見病,至于大呼小叫的嗎?


  他說,上次我看你寫的去烈士陵園,還在里面撿了塊石頭,送了看大門的半瓶酒,你寫的人生無常。


  我說,你看錯了,不是烈士陵園,就是咱普通老百姓的公墓,可別提那老頭了,我送了他半瓶酒,沒到一個月,說是死了,據說是醉死的,與我無關,他一天三頓酒……


  他說,就是你說有跟你同齡的,有比你年齡小的,看了以后感覺人生不過如此。


  我說,死了,就是合上了書本,就是放學了,什么都結束了。


  他說,那按照你的說法,醫生不是應該都辭職嗎?加什么班?伺候什么病人?實際上呢?看多了以后,不是對生命的態度消極了,反而是更積極了,該享受享受,該熱愛熱愛,該貪財好色就貪財好色。


  我說,我們是見少了。


  他說,是的,死是每個人不可避免的,你知道安樂死是怎么操作的嗎?是需要病人自己打開開關的,什么時候,咱能夠自己打開開關,跟坐火車告別一樣,爸媽別傷心,我先走了,我很幸福,感謝有你們……


  我說,忌諱談死。


  他說,有機會我找個視頻你看看,一個韓國病人去瑞士安樂死。


  我說,我看過,日本電視臺全程直播。


  他說,就是那個。


  我說,醫生也不養生。


  他說,不完全是,在一些細節上還是有差別的,例如油鹽吃的都比較注意,民間缺少敬畏心的根源,還是因為不懂,若是懂了,自然不會吃了,例如你知道木頭筷子上有黃曲霉,那么你用起來就會謹慎很多。


  我說,花生油。


  他說,我家都是吃玉米油。


  我問,你認可中醫不?


  他說,跟你一樣認可啊,我記得十多年前有本書,叫什么病是吃出來的還是叫病從口入,是一個很火的中醫寫的,我覺得不管里面的理論對不對,這個書名就很牛B,大部分病其實就是飲食導致的。


  孫哥很愿意跟我交流這些,因為我能聽懂,而且基本認同,我們倆不僅僅是摩友,還是球友,他們醫院有自己的內部場地,偶爾會喊我們過去打球,打完球再喝一場,醫生都超級能喝,白酒怎么也要一斤起吧。


  孫哥也打乒乓球。


  乒乓球比羽毛球打的要好,所以他打羽毛球也有乒乓球的動作,就是過多的使用手腕發力,而我們打羽毛球發力主要是腿與腰,看似球是從手上打出去的,其實力量的發起源是腿與腰。


  偶爾也會使用手腕,主要是假動作。


  而孫哥則主要使用手腕,不是說不可以,而是對小肌肉群要求很高……


  我問,乒乓球有意思還是羽毛球有意思?


  他說,乒乓球上手難,但是更有意思。


  我問,那你咋又打羽毛球了?


  他說,乒乓球只要差半級,就沒法打,沒有來回點,要么是人家不愿意陪咱玩,要么咱不愿意陪人家玩,但是羽毛球不同,哪怕差一級,也可以打的很有意思,至少有來回點,不至于說誰把誰控的死死的。


  我問,晚上喝點嗎?


  他問,你喝嗎?


  我說,我不喝酒。


  他說,我是看你來,我才來的,你不喝,我也不喝。


  我說,喝了酒怪難受的,而且一喝就喝多,祝福這個祝福那個,一祝福就一籮筐,想起來就頭疼。


  他說,酒不是說不能喝,要跟好朋友喝。


  彼此吹捧了半天……


  人來了,就座,上菜。


  我說了不喝酒,大家勸了半天,看我堅持,就沒再繼續勸,因為我平時是一個從來不弄虛作假的人,說喝就喝,從來不逃避,我的確有事,不能喝。


  大家也就放過了我。


  孫哥原本跟我達成了戰略同盟,結果,沒經受住眾人的軟磨硬泡,喝上了,主要是他找的借口不給力,他說晚上值班,眾人讓他抓緊找人替班。


  咱不喝酒,那就要搞好服務。


  給大家倒茶倒酒。


  東北那邊規矩跟我們這邊略有出入,我們這邊一般都是后半場才交叉進行,例如我們這邊派一半的隊員過去,換過來一半。


  東北那邊是咋著?


  一開場,先每個桌喝三口。


  一整杯。


  當天用酒都是東北酒,據說他們提前發快遞過來的,胖子端著酒說,酒不是什么好酒,就是我們東北的高粱酒,但是是純糧食酒,不上頭,也歡迎大家到東北做客,我敬三個,第一個祝在座的家里老人小孩身體健康平平安安……


  胖子還給眾人演示了這款酒的掛杯度。


  很好。


  相互感謝了一番。


  還一起錄了個小視頻,喊了那句口號:天下摩友是一家。


  一提糧食酒,我想起了一件往事。


  當年有個小伙來山東找我,他說沒見過海,想去海邊看看,我就帶他去了,他找了個方便袋,裝了一把沙子,說要拿回去給女朋友看看。


  真有愛。


  他來的時候,帶了兩瓶酒給我,自釀的,高粱酒,說東北老爹都喜歡喝這類酒,而且喜歡用這個酒來泡人參。


  他這話說的并不假,因為我去參觀過人參酒廠。


  例如一個瓶子里一個人參的那種,人參也就是5塊錢的成本,酒呢?就是散裝酒,可以理解為自釀酒,的確是純糧食酒。


  但是,這個人參是新放進去的。


  那,酒為什么已經有顏色了呢?


  是因為這個酒是先在大缸里泡過人參的,然后又分裝的,人參是起了一個裝飾的作用……


  對于這類沒有標簽的酒,我處理起來特別頭疼。


  送人吧?


  萬一喝出點啥問題咋辦?


  留著吧?


  又不可能自己喝。


  我平時在朋友圈送出的酒,基本上都是這類酒,要么是不知名的,要么是自釀的,有些雖然包裝很高大上,但是淘寶上找不到,二維碼掃不出,這一類我也歸類為雜牌酒,屬于處理范圍的。


  我父親并不喝酒。


  那小子送我的兩瓶酒,讓我送給了一個東北老鄉,他喜歡喝酒,我拿給他,他開蓋一聞,急忙感嘆:這是好酒,真的好酒。


  過了一些日子,我問他酒如何?


  他說,勁很大,過癮,頭疼了好幾天。


  為什么喝了酒會頭疼?


  說了可能讓大家失望,工藝越原始的釀酒方式,其酒越容易上頭,上頭的根源就是酒精里含有醛類物質,破壞神經元。


  那么,為什么今天的酒,無論好的壞的,都不上頭了呢?


  因為,整個釀造工藝提升了。


  提升的表現是什么?


  不需要釀造了,只需要勾兌就可以了,勾兌是用什么勾兌的?


  一是食用酒精。


  二是自有基酒。


  每個酒廠的核心競爭力,就是基酒,不同的味道是怎么調整出來的?就是調酒師的功勞,加什么酚出什么味。


  簡單一點理解,就是中國的白酒,其實就是可樂。


  就是配方+水。


  只是我們的酒是配方+食用酒精。


  為什么喝了不頭疼?


  因為,做了一道過濾工藝,把一些有害的物質去除了,那么酒到底是不是糧食酒重要嗎?


  一點都不重要。


  因為,都是糧食酒,食用酒精本身就是糧食釀造的。


  那么,中國白酒這些年的改進到底改進了什么?


  就是改進了配方。


  從原始的釀造方式改為了化學工藝,通俗一點理解,就是我們買的一瓶酒,其實就是實驗室調制出來的試液,是純化學過程,一句話來概括:所謂的現代勾兌白酒,看起來是多少年白酒文化傳承,實際上是國內偉大的化學工藝、科學認知、成分分析、催化技術的進步。


  懂了?!


  我是不是在胡說八道?


  問問做酒的朋友就知道了,因為我做過紅酒,而且做的比較出色,后來很多做白酒的也找我合作,有的想自起品牌,有的想代理品牌,就是在這個過程中,我了解到了這些,說的最通俗一點,就是可樂。


  你真以為跟榨油似的,放上花生米,出來了油?


  大家理解的釀酒可能是一邊有糧食發酵,一邊有酒流出來,然后一過濾就可以直接裝瓶了……


  的確有這個工藝,但是那是生產食用酒精的。


  那塑化劑是個什么鬼?


  這個鬼就是為了迎合一群自認為懂酒的笨蛋的,因為很多人認為好酒要掛杯,塑化劑就是來實現這個效果的,懂了?!


  自榨的所有東西,都是不應直接入口的,例如自榨花生油,自釀葡萄酒,自釀白酒,這也是一個人的基本科學觀。


  大家反而有誤區。


  就是認為自己搞的就是最天然的,最綠色的,無公害的……


  那問題就來了。


  中草藥跟現代醫藥,是不是也是自釀酒跟現代勾兌酒的區別?


  一回事!


  但是,理解到這一點,是需要幾代人的,我們這一代人是白搭了,80%是初中畢業,理解不了什么肽鍵什么甲基。


  桌上沒喝酒的還有一位老大哥。


  他是腿疼。


  俗稱,筋疼。


  在吃中藥調理。


  我在桌上從來不跟人討論任何一個需要知識支撐的話題,若是在桌上談論中醫或日本話題,我會被輪攻的,所以我很識趣,什么都不說,只是聽。


  大家紛紛給出了建議。


  有的建議去針灸,有的建議去艾灸,有的建議去按摩……


  他這是運動損傷,應該屬于肌肉黏連了,應該去做分離手術,微創的,很小的手術,幾天就能康復。


  熬下去沒有意義。


  吃完飯下樓的時候,就我還算清醒,我攙扶了他兩把。


  我很善意地提了一句,X哥,我提個小小的建議,你去健身房,找教練給看一看,他們都是專業搞這個的,雖然未必很權威很專業,至少是見的多,處理的多,聽聽他們的建議,運動損傷就應該找運動康復。


  別去艾灸針灸按摩,沒意義。


  孫哥在我后面戳了我一下。


  我就再說下去。


  其實,最應該建議的是去做手術……


  何必害怕呢?


  又不疼。


  我開著車,送他們幾個,孫哥離的很近,就在醫院后面,我先送了他,又送了一位姐姐,最后的是一位老大哥,搞環保業務的,他喝的有點多,一會喊我兄弟,一會喊我哥哥,一會喊我弟弟。


  臨下車了,他問我,我有個事一直很好奇,我經常關注你朋友圈,你咋那么有錢?也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反正整天玩,為什么還有錢呢?


  我說,我父親有錢。


  他說,我就說嘛!


  自從反腐以后,我就低調了很多,我之前回答的是另外一個版本:我父親當點小官……


  在摩友這個圈,其實大家都有類似的疑問,就是為什么一群人天天玩還有錢呢?那么我們給他們貼的標簽就是要么是坑蒙拐騙,要么是富二代,很少有人去思考另外一個問題:就是這些人有沒有另外一面?


  例如很務實,很優秀的一面。


  我們往往看不到這一面。


  甚至壓根不朝這方面去想,我在奔馳G車友會、路虎衛士車友會、陸巡車友會,每個車友會聊的話題不同,但是有一點是相同的,就是總有人在路上,仿佛不用上班,不用顧家,一直都在外面浪,看多了會給人錯覺,這是一群不正干的人,可是卻很少去思考,他們背后到底有什么實力,我們推測的都是背后有什么人,實際上呢?


  多數都是創一代。


  他們真正的本事,其實就是一句話:運籌帷幄而決勝于千里。


  能透過不正經去看到正經。


  是需要絕對的眼力!

上一篇:6月14
下一篇:領證

發表評論:

?
嘉峪关| 遵义| 禹州| 邯郸| 改则| 黔东南| 慈溪| 黄冈| 常德| 亳州| 澳门澳门| 定安| 图木舒克| 河池| 长治| 廊坊| 蚌埠| 文山| 鹤壁| 乌兰察布| 顺德| 那曲| 阳泉| 柳州| 阳江| 赣州| 昌吉| 齐齐哈尔| 正定| 晋江| 迪庆| 牡丹江| 阿里| 海丰| 新余| 顺德| 忻州| 库尔勒| 贵港| 保定| 简阳| 广安| 荆门| 盘锦| 宁国| 台山| 湖南长沙| 来宾| 莒县| 玉树| 丹东| 克孜勒苏| 黑龙江哈尔滨| 台北| 深圳| 张掖| 德阳| 定安| 宝鸡| 日喀则| 忻州| 孝感| 新乡| 新沂| 自贡| 大连| 柳州| 安岳| 马鞍山| 灵宝| 玉树| 达州| 石狮| 玉溪| 吉林长春| 秦皇岛| 通辽| 禹州| 莱州| 三明| 绵阳| 单县| 眉山| 梧州| 吉林长春| 陇南| 韶关| 邹城| 长治| 莱州| 孝感| 白城| 邳州| 广饶| 丹阳| 铜仁| 淮安| 商洛| 儋州| 乐平| 百色| 广汉| 肥城| 铜仁| 七台河| 馆陶| 安岳| 平凉| 禹州| 张北| 咸阳| 余姚| 嘉峪关| 绵阳| 咸阳| 酒泉| 泰州| 庆阳| 南阳| 乳山| 河北石家庄| 宿迁| 义乌| 泰兴| 博罗| 中卫| 黑龙江哈尔滨| 延安| 万宁| 明港| 荣成| 吐鲁番| 乌海| 咸宁| 章丘| 乌兰察布| 三门峡| 鄢陵| 湘西| 延边| 广安| 固原| 佛山| 大连| 阳春| 嘉善| 阿勒泰| 建湖| 海南| 内江| 甘肃兰州| 三亚| 平潭| 肇庆| 晋中| 海南| 焦作| 青州| 大同| 马鞍山| 陕西西安| 江门| 日照| 内蒙古呼和浩特| 迪庆| 淮南| 佳木斯| 垦利| 玉溪| 遵义| 抚州| 宜昌| 齐齐哈尔| 汕尾| 锡林郭勒| 西藏拉萨| 齐齐哈尔| 桓台| 泉州| 宣城| 遵义| 益阳| 湖州| 迪庆| 吉安| 慈溪| 临海| 海东| 衡阳| 湛江| 新余| 海南海口| 鹰潭| 四平| 洛阳| 荣成| 临猗| 六盘水| 林芝| 镇江| 十堰| 莒县| 湖北武汉| 黄石| 赤峰| 芜湖| 宁波| 邳州| 黔西南| 扬州| 泰州| 濮阳| 常州| 桓台| 黄南| 安徽合肥| 辽源| 昆山| 鄂州| 丽水| 五指山| 克孜勒苏| 怒江| 平顶山| 白沙| 潍坊| 福建福州| 忻州| 邹平| 肥城| 万宁| 铁岭| 绵阳| 广元| 威海| 宁波| 霍邱| 中卫| 忻州| 延安| 攀枝花| 天水| 仁寿| 泸州| 黔东南| 金昌| 漳州| 十堰| 和田| 宣城| 台州| 正定| 泰安| 安吉| 咸阳| 六安| 酒泉| 开封| 武安| 南通| 钦州| 六盘水| 温岭| 启东| 玉林| 广饶| 芜湖| 玉溪| 宁波| 潍坊| 改则| 朔州| 赣州| 洛阳| 九江| 宁波| 营口| 万宁| 玉林| 云南昆明| 灵宝| 深圳| 营口| 鹤岗| 江门| 巢湖| 珠海| 张家口| 黑河| 达州| 吕梁| 桓台| 绍兴| 日喀则| 安庆| 大理| 济南| 西双版纳| 单县| 铁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