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2o2ce"></rt>
<rt id="2o2ce"><optgroup id="2o2ce"></optgroup></rt>
<rt id="2o2ce"><optgroup id="2o2ce"></optgroup></rt>
<acronym id="2o2ce"><small id="2o2ce"></small></acronym>
<rt id="2o2ce"><small id="2o2ce"></small></rt> <sup id="2o2ce"></sup>
<rt id="2o2ce"><small id="2o2ce"></small></rt>
<acronym id="2o2ce"><center id="2o2ce"></center></acronym>
<object id="2o2ce"><sup id="2o2ce"></sup></object>
<sup id="2o2ce"></sup>
<acronym id="2o2ce"></acronym>
<sup id="2o2ce"></sup><acronym id="2o2ce"></acronym>
<acronym id="2o2ce"><center id="2o2ce"></center></acronym>

影子

懂懂日記 發布于:2017-1-13 9:56 分類:懂懂2015年日記  有 226 人瀏覽,獲得評論 0 條  

  講個真實的假故事。


  2012年冬天,去漠河,住在北極村,零下40多度。


  太冷了,根本沒法出去,即便穿上最保暖的棉衣,也很難在室外待上10分鐘……


  我們是出來旅行的,整天待在屋里有啥意思?


  搖微信吧!


  我們幾個人一起搖。


  結果,我們搖到了同一個人,看樣子也是住在北極村的游客,是個大姐,40來歲,湖南的。


  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各自把泡妞絕活都亮出來了,慢慢我們知道了她那邊的情況,她住在我們隔壁的農戶家,她們一行四人,四人來自四個不同城市,是在論壇上相約同行的……


  喊過來搞聯誼,我們這邊四個,她們那邊四個,整天除了斗地主,還是斗地主,沒有別的事呀!


  我們這邊有個小伙子叫小黃,搞淘寶的,91年的,長的蠻帥的,泡妞有一套。


  她們那邊有個姑娘叫小宋,是公務員,82年的,長的很嬌嫩,標準的乖乖女,老家是德州的,在日照上班。


  小宋不是我的菜,我喜歡女漢子,就是大大咧咧,輕易不哭的那種。


  小宋一看就是林黛玉。


  小黃喜歡,盯上了。


  人在旅行時,很容易忘記身份,忘記自己結過婚,忘記自己生過娃,總覺得自己是自由的野馬,無拘無束。


  在冰天雪地里,人仿佛置身于童話世界,本身就很容易浪漫,總把自己想象成白雪公主。


  斗了三天地主,小黃和小宋斗到一起了。


  說起來,小宋還是我校友,她研究生在我們學校讀的,當時我對她有偏見,我心想,這女的也太開放了吧?一忽悠就上床了?


  旅行結束了,我覺得這些事就結束了,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的,大家都心知肚明,逢場作戲。


  大約過了三個月,小宋過來找我。


  因為是周日,我帶她轉悠了兩圈,沒找到合適的飯店。


  我問:“請你吃西餐可以不?”


  她說:“我不會?!?/span>


  我說:“會不會無所謂,我教你?!?/span>


  點餐的時候,我明白了,她真不會……


  我幫她點了一份。


  她問:“哪個手拿刀?哪個手拿叉?”


  我說:“哪樣舒服哪樣拿,沒有規矩,我經常都是用筷子,不要拘于形式?!?/span>


  通過這個事,我覺得小宋像一張白紙,單純的要命,她跟小黃在漠河的事,可能純粹是腦子短路了。


  我問:“你老公是做什么的?”


  她說:“老師,在一中?!?/span>


  我問:“怎么認識的?”


  她說:“同學?!?/span>


  我問:“你在你們班里,屬于長的漂亮的不?”


  她說:“中等吧?!?/span>


  我問:“當初,你喜歡你老公嗎?”


  她說:“談不上,只是他對我特別好,我不忍心拒絕,就這么畢了業,結了婚,生了娃?!?/span>


  我問:“生活中,你是不是也特別不喜歡拒絕?例如你明明喜歡吃水餃,但是我提出吃西餐,你就跟著來了,對不?”


  她說:“有點,我怕傷害別人?!?/span>


  我問:“你跟老公吵架嗎?”


  她說:“從來沒有?!?/span>


  我說:“多幸福呀!”


  她說:“我想離婚了?!?/span>


  我問:“為什么?”


  她說:“我跟老公沒有感覺了,從來沒有過戀愛的感覺,因為我沒有從內心接受過他,只是覺得不忍心拒絕他,就這么一路走來了。但是,現在我找到戀愛的感覺了,無論結局是什么,我都要去追尋?!?/span>


  我問:“小黃?”


  她說:“嗯?!?/span>


  我說:“小黃比你小9歲,他咋可能娶你呢?你別天真了?!?/span>


  她說:“他答應過我?!?/span>


  我說:“宋姐,你對這個社會認識太單純了,你們在漠河的故事,性質只是一夜情,懂不?你不能把故事帶出戲外,否則都是受害者,埋在心里就行了?!?/span>


  她說:“你不懂,我真的很喜歡他?!?/span>


  我問:“在漠河的時候,你也是不忍心拒絕他?”


  她說:“可以這么說?!?/span>


  我問:“離了婚,你的工作咋辦?”


  她說:“我去找他?!?/span>


  我說:“你這種女人,讓男人覺得害怕,就跟502似的,一旦粘上就撕不下來了?!?/span>


  她說:“我思維比較簡單,男人說什么,我就信什么,從來不懷疑對方,他答應娶我,我就認真了,誰說是假的,我也不信?!?/span>


  我說:“太可怕了?!?/span>


  她說:“我來找你,不是找你麻煩,就是聊聊天,我覺得你們是朋友,我想多了解一下他?!?/span>


  我說:“我跟他,也是網友,我在哈爾濱的時候,發了個說說,問誰去漠河,三缺一,他就從杭州飛過去了,懂不?也是剛認識的?!?/span>


  她問:“以前在網上認識不?”


  我說:“認識,他女朋友是濟南的?!?/span>


  她問:“他不是單身嗎?”


  我說:“他有女朋友,你是感情錯位了,覺得自己才是主角?!?/span>


  她說:“我不信?!?/span>


  我說:“你必須醒醒,否則一個完整的家被你糟蹋了?!?/span>


  她說:“你說的這些,我也想過,但是我第一次真正戀愛,我絕對不能退縮?!?/span>


  我說:“你們倆真正的關系就是一夜情,你別想多了,你想多了是你自作多情。如果你繼續找他,關系可以升級,但是只是升級到了炮友角色。你想上位?你對于他而言,就是個老女人,咋可能有機會上位呢?你咋這么天真呢?他真答應你要結婚了?”


  她說:“答應了?!?/span>


  我說:“那你就抓緊離婚,去找小黃,讓他準備好戶口本和身份證,帶你去領證?!?/span>


  她說:“他不會這么著急領證的,他說過?!?/span>


  我說:“那就先去拍婚紗照,這個可以不?”


  她說:“這個也未必同意?!?/span>


  我說:“你是揣著明白裝糊涂,你明明知道是怎么回事,你非要騙自己,不肯醒來,我真想兩巴掌把你扇醒?!?/span>


  她說:“你說的我都懂,大家都這么勸我,可是我就是想他,我知道自己是犯賤,可是我還是想他,白天晚上滿腦子都是他,因為想他,老公碰我一下,我都覺得惡心,你能理解我嗎?”


  我說:“我理解你?!?/span>


  她說:“逢場作戲,我做不到?!?/span>


  我說:“你真是連個妓女都不如,妓女至少還知道自己的身份,你連自己的身份都沒定位好,免費的妓女?!?/span>


  她說:“你怎么罵我,我都無所謂,我也承認是犯賤,可是我就是想他?!?/span>


  我問:“婚離了?”


  她說:“老公不同意,正在協商?!?/span>


  我說:“你是化學系的,應該知道一個道理,分子組成越簡單的毒藥,毒性越強,人也是如此,越單純,越固執,越想用固執去對抗世俗,最終一定會是遍體鱗傷?!?/span>


  如今,三年過去了,結局如何呢?


  小宋離婚了,小黃沒娶她,小宋回德州了,又嫁人了。為什么突然說起小宋呢?


  因為,她又要離婚了,但是太糾結,因為懷孕6個月了,離婚必須引產,她有些不忍心,但是實在過不下去了,因為現在的丈夫對她特別冷,動手打過她……


  問她后悔不?


  她不說話,只是在電話里嗚嗚的哭。


  前幾天,我們在電話里聊了很久,我才知道,她媽媽也有這么一段,原來在文工團唱歌,情況差不多,為了一個男的離婚了,也沒修成正果,后來嫁給了她爸爸,她爸爸腿腳有點問題。


  在讀心理學課的時候,有家庭系統排列,我們經常去當演員,排列的結果很有意思,行為總是循環的,就是我們總是重復著祖輩的一些命運。


  最典型的就是《長恨歌》里的王琦瑤,她媽是個單親媽媽,她又成了單親媽媽,都曾經是首屈一指的交際花,最終都是孤獨至死。


  對于小宋跟小黃,外人都看得很清楚,小黃也很清楚,只有小宋不清楚,她為什么不清楚?因為她太認真,或者說經歷太少,與家庭教育有直接的關系。


  最近,類似的故事又在上演,女主角的父親問我:“你說,我以死威脅,能阻攔她不?”


  我說:“白搭,你死你的,她嫁她的?!?/span>


  身陷愛情的人,別說是爹死了,就是天塌了又何妨呢?何況爹只是嚇唬嚇唬自己而已,他才不死呢!


  在臺灣的時候,我跟隊友談過一個觀點:讀書,不僅僅要讀好書,還要讀惡書。你不能光知道人家的好,更要知道人家的惡。惡書不代表負能量。相反,惡書才是真正的正能量。


  例如,媳婦每次下車前,我總要提醒一句:開門前,先看看后面有沒有人……


  媳婦每次都很煩,總想拿個膠帶把我嘴給封上!


  昨天,她主動找我聊天了。


  她說:“老公,你是對的,我看了一個紀錄片,一個人開車門的時候,沒注意后面車況,把一個騎摩托車的給撞死了?!?/span>


  我說:“你要記住,任何一次疏忽,都可能改變你人生的軌跡,一定要小心謹慎地活著,有些事容不得大大咧咧?!?/span>


  那些車禍視頻是惡的吧?


  是!


  但是,更有積極意義!


  為什么《梁山伯與祝英臺》這類故事不再為世人接受了?


  因為,老百姓意識在啟蒙,已經不再相信這么奇葩的愛情故事了。就跟我爹似的,他當年的理想是什么?就是讓兒子好好讀書,然后被縣長家的女兒看中了,從而我們全家飛黃騰達了。


  老百姓喜歡做白日夢。


  于是,作家就給編了類似的夢。


  縣長家的女兒,咋可能嫁給農民的兒子呢?


  門當戶對的意思是什么?你是什么階層,你只能找個什么階層的親家。


  路遙,其實就蠻喜歡做類似的夢。


  例如,《平凡的世界》。


  相比美好的愛情,悲劇才能給我們帶來真正的啟發,例如王安憶的《長恨歌》,紅顏為什么薄命?


  看看就知道了答案!


  中午,跟紅酒妹一起聊天還談到了這一點:給愛容易,給生活很難。


  說,我愛你,很容易。


  做到,我養你,很難。


  難到什么程度呢?


  我說,喜歡紅酒妹,就是一句話,說說也無妨,反正又不用付出什么。


  但是,假如她問我要5000塊錢呢?


  我會覺得她咋這么貪婪呢?咋這么世俗呢?咋這么卑鄙呢?還讓不讓人享受一次純真的愛情?


  最近,我在思考一個問題:這些柔弱的、絕對信任我的人,為什么我也勸不動他們呢?


  因為,每個人都是固執的,都堅信自己的感覺!


  也就是說,人是不可能被說服的!


  意識到這一點很重要,因為你不再試圖去說服別人,不再試圖去統一別人的思想,不再去跟人爭論,因為一切都是徒勞的,結果就是給自己添堵。


  可是,我們總是試圖去說服誰。其實,每個人的行為軌跡都是必然的,既是結的果,又是種的因,我們改變不了別人的因果必然。


  王銳去上教練技術的時候,心語略有抵觸,因為感覺王銳變化很大,四處感召朋友去上課,心語擔心王銳太投入,會忽略了事業。


  最初,王銳是抵觸教練技術的,他去上課只是為了看看教練技術是怎么騙人的。


  結果,王銳被成功說服,并且把心語喊去了。


  心語也被說服,又喊我,我略有擔心,生怕自己太受傷,沒去,媳婦去了。


  如今呢?


  媳婦變化非常大,電話一直不斷。


  我們家有個小黑板,給兒子畫畫用的,如今也被寫上了“感召”、“用心”之類的激勵用語。


  最初,我是堅決抵制的。


  我問:“你去上課,你用心感受就行了,何必非要拉別人去上課呢?”


  她說:“這是我的承諾,我承諾介紹三個人去?!?/span>


  我問:“介紹了三個人去有什么用呢?”


  她說:“我是在幫助別人,同時介紹三個人,我就可以當教練了?!?/span>


  我問:“當了教練又如何?”


  她說:“以后,我可以給企業做培訓呀!”


  這些事,貌似我看得很清楚,介紹朋友去上課,就是教練技術的一種推廣方式,是一種商業行為,只是把商業行為完美地結合到課程里了,是沒有傭金的,讓學員發自內心地去感召最好的朋友。


  我媳婦把通訊錄都挨著做了標記,只要是略有可能的,她就去公關……


  這個事對我啟發很大。


  什么啟發呢?


  第一、我理解了做直銷的朋友,不是他們想坑你,而是想幫你,至少初心是好的。


  第二、關系其實挺脆弱的,翻翻通訊錄,可能大部分都應該刪除,因為借3000元都很難。當然,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我們也沒有對他們付出過3000元,如果用金錢來衡量,多數關系都很脆弱。


  我媳婦一個都沒感召到。


  唯一感召到的,是我一個讀者,自愿去的。


  我能說她執迷不悟嗎?


  不能,因為我是以我的內心為標準去評判的她。


  但是,在她眼里,在她同學眼里,在心語和王銳以及牛哥他們眼里,我是執迷不悟的,明明病了,卻不去醫院治療。


  為什么有對與錯之爭?


  標準不同!


  媳婦去上課,我收獲很大,因為我竟然能包容這一切了,她跟我主動交流,我還能給她出謀劃策,告訴她怎么搞。


  哪怕是一件惡事,只要沒有人身危險,經歷一次又何妨呢?


  不要去堵,而要去疏。


  兩天前,一個人在QQ上找我,我讓他幫我截個圖……


  他說:“實不相瞞,我已經看不見了?!?/span>


  我們聊了很久,他打字很流暢。


  在我們看來,這是悲劇人生,大學剛剛畢業,連白天和夜晚都分不出來,整個世界都是黑色的,出行要靠導盲犬,也不能跟朋友聚餐,連女朋友也分手了。


  我問他:“你絕望嗎?”


  他說:“我比任何時候都幸福,比看得見的時候還幸福?!?/span>


  我問:“為什么?”


  他說:“因為,我能看見自己了?!?/span>


  我不再以同情、憐憫的心態去跟他對話了,而是當成平等的朋友,我們聊的特別好……


  心理課上,老師說過一個現象:人的情緒是有衰退期的,半年左右。


  例如,我特別愛一個人,能持續多久?


  半年左右。


  例如,我截肢了,我會痛苦多久?


  半年左右。


  半年后,我又覺得自己是正常人了,又有了自己的喜怒哀樂。


  所以,就有了那句話:


  看著幸福的人,未必幸福。


  看著痛苦的人,未必痛苦。


  我們看到的一切,都是我們內心當下的影子,是我們在想,假如現在的我突然看不到了,那么應該多么的恐怖,想到了這點,我們對眼前的盲人有了憐憫之情。


  憐憫的誰?


  我們自己!


  看到他們倆依偎在一起,真浪漫……


  你想象著,要是和自己最愛的人也依偎在一起,應該多好呀?!


  我們羨慕的,也是假設中的自己!


  實際上呢?


  他們倆正在談離婚條件,談累了,背對背休息一下!


  這幾天,寫了幾篇關于修行的文章,有佛教徒就攻擊我,認為我誤導了眾生,紛紛來聲討我。


  我在想,如果你是對的,說明你修行還差了太遠,因為你連我都包容不了,我充其量是不信,世界上有半數的人是信仰上帝的,他們都屬于異教徒,豈不是更值得你攻擊?他們不是信不信的問題了,而是直接否定了佛祖的存在,因為基督教里面講的很明確:神只有一個!


  何必去爭論呢?


  我誤入了歧途,就讓我下地獄吧,好嗎?


  上次,去找師太聊了兩個小時,有豁然開朗的感覺,回家我就做了一系列的決策,產生了一系列的反應,非常好。有什么感覺呢?我總想到一個畫面,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清晨,我一蹦一跳走在我們村的樹蔭小道上……


  就這種感覺。


  特別的清爽。


  就跟心語說我一樣:“你身上有能量,但是有幾處短板阻礙了你,如果能打通,不得了?!?/span>


  仿佛,我被師太給打通了……


  難道真有吸引力法則?我連續三天遇到集團客戶,接近40萬的利潤,而且這些業務都是長期定單,會一直持續下去。


  我跟幾個朋友說:“有機會,去找師太聊一聊吧,她真的很有能量,不是給你講佛法,你也不用害怕,你是基督徒也無妨,純粹是談心,不需要你動腦子,只需要你動心?!?/span>


  昨晚,我又找師太了。


  她點撥了我幾句話:


  第一句:佛法,不是佛學。佛法,是按照佛開悟的方法用心去做,非研究。


  第二句:清凈的是心,心不靜,就算剃了發出了家,也不靜,就算入了深山也不靜。心若靜,人在鬧市也會靜。


  第三句:時常跳出來,學會站在空中看自己的所為,就能打破身在廬山的迷茫。


  第四句:佛是開悟了的人,人是迷路了的佛。所以,無需外求,外求也求不來。只有自觀才能找到。


  第五句:不要把這些當成理論,變成知識,當成思維,因為一旦如此,就容易被困住,所以哪怕一本經不看,也不要緊,看多了,反而錯過了開悟的機會,更容易迷得更深。


  第六句:大家一開始會認為佛像、佛菩薩是神,多與外求,但外求的過程,實際已經影響了自己的心,迷信也不是壞事,慢慢就好了。


  第七句:佛家有句話是:“讓每個生命走自己的路”,這是對生命的最高的尊重。人人都喜歡改造別人,卻忽略了自己。


  第八句:人人都是佛,唯我是凡夫,如果把這個世間的一切一切,都當成是眾生在示法救度我,那么就沒有什么不好接受了。包括霧霾,戰爭,地震,包括所有的五濁惡事。


  實際上,我的問題是什么?


  就是既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


  既想賺錢,又怕被嘲笑。


  既想被人尊敬,又怕被人罵利欲熏心,包括我自己也有人格分裂,既羨慕那些賺到錢的人,又唾棄他們的勾當,唾棄的過程中,有些憤怒來源于嫉妒。


  師太一句話就點破了我。


  就是,心與事是可以分開的,要把自己一分為二,該干啥干啥,該修心修心,不沖突、不矛盾。


  昨天,朋友聚會,我開著捷達去的,第一次沒有害羞的感覺,很坦然,我真的覺得車子無所謂了,只是個代步工具而已。


  以前,我也開捷達,但是總覺得害羞,朋友坐我的車,我總要說一句:不好意思,車不好,別嫌棄!


  其實,這不是客套話,而是生怕別人瞧不起咱,是咱內心修行不夠。


  當內心修行不夠的時候,奴性會很重,例如那么多隊友,我見誰都會很自信,因為多數是我讀者,我很自然高人一等,惟獨見劉冰不同,我很在意他的感受,因為他有錢。


  如今,我也變了,因為我可以跟他平等對話了,我也創業了,有聲有色。


  我對修行的認識是什么?


  經歷很重要,就是你內心真正感受過繁華,再回歸平靜的時候,是真的平靜。


  朋友開辦了私塾,兩個孩子都在私塾上學,大的上到了14歲,然后去學中醫了,小的今年6歲,還在私塾里讀……


  他們家,連電視都沒有,也不上網,小的從小沒吃過肉,甚至不知道世界上還有肉這個東西。


  小的,內心平靜嗎?


  現在,也許很平靜,但是當她吃到肉的時候呢?


  也許,就不再平靜了。


  這也是師太的觀點,修行不是壓抑人性,而是你發心地去修。


  例如我,挺好色的吧?


  應該是。


  我覺得正常男人多如此,只是有人壓抑,有人釋放,有人表現,有人悶騷,僅此而已,多數人都是壓抑的,要么是找不到。


  我媳婦選擇我,在外人看來,這是高風險的,因為我這個人變心比較快……


  事實上呢?


  我很忠誠于這個家。


  為什么呢?


  因為,我經歷的事情多了,已經非常平靜了,經常有美女約,我基本不赴約,因為我嫌麻煩,還要一起吃飯,還要一起逛街,不如在家陪陪孩子或者讀讀書更有意思。


  那么,我內心就會格外的平靜,不會因為誰而起波瀾。


  我的意思很明確,不要拒絕經歷,而是把一切經歷都看成是修行,當然不能成為犯錯的借口。


  信息泛濫時代,我們的精力被高度消耗,我們忙著鼓掌,忙著唏噓,根本沒有時間去覺察自己。


  人,閑不下來。


  例如,一回到家,兒子看電視,媳婦玩手機,我坐在電腦前,我們都各自找到了自己的世界,但是我們的心都是朝外的,很少去覺察一下自己。


  以前的時候,我也蠻喜歡爭論的。


  例如,轉基因。


  我是支持轉基因的,因為這是全球趨勢……


  眾人是反對轉基因的。


  我還有一個觀點,原生態的未必就是好的,例如自己榨的花生油,自己腌的咸菜,其實這些都有毒的。


  可是,老百姓堅信這是好的。


  我試圖說服他們,他們試圖說服我,最終的結果是成了仇人,彼此看對方不順眼。有時我在想,說服了他們又如何呢?他們說服了我又如何呢?


  都是無聊的事。


  我們反對或支持轉基因,能左右中央決定嗎?


  不能!


  而且,我們對“轉基因”的認識都是片面的,甚至連皮毛都不算,因為我們壓根就不知道什么是“轉基因”,我也不知道,你也不知道,我們都只是為莫須有的東西在爭論,彼此都有論據,可是這些論據也是片面的。


  我們都是閑的,太無聊了。


  跟師太聊了一會,有一種墨鏡突然被摘掉的感覺,想想過去的文章和想法,突然覺得很好笑……


  堅持這些有意義嗎?


  沒有!


  何必去爭論呢?


  外面沒有別人,只有自己!

 

上一篇:中國經濟走勢
下一篇:例外

發表評論:

?
醴陵| 如东| 柳州| 包头| 宁德| 济宁| 靖江| 唐山| 霍邱| 西藏拉萨| 日喀则| 商丘| 自贡| 四川成都| 博尔塔拉| 鄢陵| 昌吉| 湛江| 武威| 盘锦| 大兴安岭| 抚州| 柳州| 河南郑州| 牡丹江| 包头| 大丰| 阜新| 亳州| 赵县| 克拉玛依| 辽源| 滁州| 海安| 清徐| 海宁| 乌兰察布| 辽宁沈阳| 牡丹江| 东海| 遵义| 玉林| 眉山| 河源| 海拉尔| 垦利| 广安| 昌吉| 广西南宁| 湛江| 阳泉| 资阳| 铁岭| 盐城| 慈溪| 湖州| 牡丹江| 株洲| 乌兰察布| 溧阳| 河池| 兴安盟| 遵义| 桐乡| 南阳| 崇左| 琼中| 德州| 南通| 文昌| 玉环| 溧阳| 阳泉| 乳山| 汕头| 大理| 定西| 文昌| 龙口| 涿州| 武安| 迁安市| 兴安盟| 通化| 衢州| 玉溪| 迁安市| 肥城| 巴彦淖尔市| 商丘| 惠州| 广州| 北海| 莱州| 霍邱| 乳山| 七台河| 邹城| 澳门澳门| 大兴安岭| 张北| 简阳| 莱芜| 三亚| 哈密| 兴安盟| 巴彦淖尔市| 赤峰| 吕梁| 乐平| 昭通| 广西南宁| 苍南| 三明| 荣成| 朔州| 台州| 安吉| 阿里| 吉安| 万宁| 龙岩| 仁寿| 芜湖| 临沧| 龙岩| 台北| 宁波| 台山| 毕节| 眉山| 昌吉| 云南昆明| 赤峰| 文山| 神农架| 林芝| 大连| 咸阳| 通辽| 吉安| 临海| 河南郑州| 扬州| 连云港| 安阳| 随州| 汕头| 通辽| 博尔塔拉| 商丘| 甘肃兰州| 和田| 周口| 承德| 长治| 焦作| 安岳| 慈溪| 云浮| 张北| 吴忠| 平潭| 哈密| 桐乡| 邹平| 榆林| 齐齐哈尔| 明港| 桐城| 乐清| 铜陵| 迁安市| 克孜勒苏| 巴彦淖尔市| 赣州| 高密| 东台| 平顶山| 淮南| 汉中| 乐平| 株洲| 库尔勒| 昌吉| 毕节| 阿拉尔| 开封| 琼中| 大丰| 桓台| 濮阳| 五家渠| 宜昌| 广饶| 西藏拉萨| 五家渠| 博尔塔拉| 桓台| 海丰| 聊城| 沧州| 平凉| 乐平| 九江| 信阳| 天长| 鄂尔多斯| 江苏苏州| 浙江杭州| 改则| 乳山| 白银| 海门| 防城港| 阳春| 渭南| 白城| 泉州| 灌云| 温岭| 改则| 阿勒泰| 章丘| 茂名| 宁夏银川| 眉山| 偃师| 台中| 贺州| 三门峡| 迪庆| 巴音郭楞| 黄冈| 宁德| 河北石家庄| 贺州| 朔州| 鸡西| 阳泉| 乳山| 锦州| 包头| 内蒙古呼和浩特| 南通| 深圳| 吐鲁番| 牡丹江| 阿勒泰| 崇左| 漳州| 偃师| 晋江| 瓦房店| 韶关| 吴忠| 柳州| 洛阳| 昭通| 六盘水| 鹤壁| 乌兰察布| 咸阳| 雅安| 湖南长沙| 红河| 余姚| 抚顺| 内蒙古呼和浩特| 淄博| 甘孜| 济宁| 怀化| 昭通| 乐平| 朝阳| 永新| 亳州| 威海| 宿迁| 信阳| 南阳| 天门| 霍邱| 库尔勒| 南京| 枣庄| 广汉| 佳木斯| 青海西宁| 嘉峪关| 如皋| 那曲| 齐齐哈尔| 五指山| 公主岭| 伊犁| 陕西西安| 甘肃兰州| 乌兰察布|